虽千万人吾往矣——那些“一个人远征”的球迷

对所有男性而言,“远征”永远都充满着英雄主义的豪迈与浪漫。就好像气吞残虏的西楚霸王,带着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果敢,挡我着死的豪迈,叱咤风云,气吞万里。

这种经历只有在最便宜的火车或者夜间大巴中最能体会到,我不会去贬低那些精英富豪飞机动车交通方式,但是他们永远不会理解那些荷尔蒙爆棚的青年们成群结队选择最便宜而最耗时的交通方式只是为了能多去一个客场,能够在对方球场万人的嘲讽和刺耳的怒骂声中给自己的主队最坚定的支持与鼓励。

一个人的远征永远是最悲壮的也是最振奋人心的,就像是一剂精神毒品,危险却又让人振奋,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劲头,往往能给自己的主队带来最大程度的激励,甚至可以收获对手球迷的掌声。

2012年12月10日意甲联赛第十六轮乌迪内斯客场挑战桑普多利亚队的比赛中,就出现了这么一位“以一敌万”的远征球迷。由于比赛是在当地时间周一的晚间进行的,而乌迪内斯距离桑普多利亚主场所在的热那亚市足足有518公里,在刚刚下过大雪的公路上至少要开 5个小时的车才能到达。

这一切都让37岁的酒商布罗维达尼一夜之间成为了“一个人的远征”的代名词。这位乌迪内斯的铁杆球迷经常会开着车前往客场给乌迪内斯加油,而乌迪内斯的队旗永远放在车子的后备箱里。而这次则是他刚好在比赛当天赴热那亚市处理公务,于是就这样成为了球场上唯一的一名乌迪内斯队球迷。

据布罗维达尼自己说:“通常在客场我们都会有50多个人来观战的,但这次怎么也没想到,我会是在客场唯一观战的乌迪内斯球迷,我原本以为就算天气寒冷,客场路途遥远,怎么也会有5-6个人和我一起看球呢。”

当球场人员发现这位球场上唯一的客队球迷后,出于安保考虑,曾经建议布罗维达尼离开空荡而寒冷的客队看台,收起乌迪内斯的队旗去主队球迷所在的中央看台看球。但这一建议被布罗维达尼坚决的拒绝了。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守在客队看台上,守着自己身边那面乌迪内斯队旗,用自己的行动告诉自己的球队:你永远不会独行!

在布罗维达尼孤独的助威声中,乌迪内斯队全队振奋精神,最终依靠达尼洛和迪纳塔莱上半场的两个进球客场二比零完胜桑普多利亚。

比赛结束后,布罗维达尼得到了球场上万名桑普多利亚球迷整齐的掌声鼓励,桑普多利亚队长加斯塔尔代洛还特意找到他,送给了他自己的的球衣。

走出球场时,面对媒体的采访布罗维达尼骄傲的挥舞着自己的队旗告诉记者:乌迪内斯永远是我的信仰,我会一直坚持下去!

无独有偶,“一个人的远征”并不是欧洲球迷的专利。在国内比赛中,这种一人敌万人的场面也同样在不断激励着球队前行。

在2015赛季中超联赛上海申鑫客战挑战广州恒大的比赛中,白柯成为了出现在广州天河体育场的唯一申鑫球迷。

根据赛后的官方统计数字,当天到场观众人数为39714人,其中恒大球迷39713人,申鑫球迷1人。尽管如此,从上海申鑫队入场开始这位球迷就一直没有停下过他的呐喊。虽然他的声音被39714名恒大球迷的巨大声浪掩盖,球队也最终大比分落败,但是他始终站着为球队呐喊。

白柯的举动感动了一向高傲的恒大球迷,在比赛的后半阶段甚至天河体育中心的恒大球迷主动为白柯送上了掌声。赛后,申鑫俱乐部也通过官方微博表达了对这位球迷的感谢:“尽管他的球队表现不尽如人意(最终申鑫客场1比6惨败),但这一夜的他,没有输给天河球场里的其他人!”

而在2016年4月3日在贵阳奥体中心贵州人和队主场迎战哈尔滨毅腾队的比赛现场,也同样出现了一名跨越几乎整个中国国土从东北赶到西南为主队呐喊助威的毅腾球迷。这位以一人对抗全场一万五千名主队球迷的“一个人远征”同样感动了全场球迷,毅腾队也不负众望在客场逆转取胜。

在我们的近邻日本,甚至有背着行囊全职随国家青年队四处远征的“超级远征英雄”。51岁的日本球迷铃木稔唯每年会随队出征80余场,应援的球队甚至包括日本U18青年队。在2015年中国熊猫杯日本U18队6-0大胜吉尔吉斯坦U18队的比赛中,这位看台上唯一远征来到中国的日本球迷同样获得了看台上其他球迷的掌声,比赛结束后,全体日本球员更是主动来到铃木稔唯所在的看台向他鞠躬致谢。

“一个人的远征”单纯从效果来看,就像大海里的一朵浪花,永远会被淹没在主队球迷声势浩大的助威声中。但这种独胆英雄般的坚持,无疑是对于“挑战自我”的体育精神,对于“忠于自己”的球迷精神最好的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