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安倍晋三闪电访华内幕:夫人秘密来京华人“男闺蜜”牵线

因为安倍的前任小泉纯一郎在对待日本侵华历史问题上态度右倾,不顾亚洲各国的反对,参拜靖国神社,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让两国关系进入低谷,所以,各方对安倍上任后对华外交上出什么牌非常关注。

由于安倍和小泉同属于自民党,外界认为,安倍不可能在对华政策上来个180度大转弯。

上任不到半个月,即同年10月8日,安倍出访中国,走出了改善两国关系的关键一步,完成了中日关系的破冰之旅,在国际上引起不小震动。

安倍在外交舞台上的这次精彩亮相,赢得了日本国内的一片喝彩,也赢得了中国方面的赞许。

但很少有人知道,安倍首相访华能够顺利成行,与其背后的女人——夫人安倍昭惠不无关系。

在安倍当选首相之前,夫人安倍昭惠悄悄踏上中国的土地,进行了为期三天的秘密访问。

而为安倍夫人访华搭桥牵线的,是个神秘人物——旅日华人京剧艺术家、被外界称为安倍昭惠“男闺蜜”的吴汝俊先生。

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近吴汝俊,揭开他的“神秘”面纱,了解一下两人交往的前前后后。

吴汝俊在1963年出生于古都南京的一个京剧世家,父母都是中国京剧院的骨干。父亲吴乐常就是小有名气的京胡演奏家,母亲吴凤楼则是一名非常敬业的京剧老旦演员。

受父母的熏陶,吴汝俊从小就对京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父亲因势利导,在他9岁时,开始教他学习胡琴演奏。未料母亲看到之后有点“妒忌”,展开争夺战,见缝插针地教儿子学唱京剧。

每当到了晚上,经常是母亲唱老生,父亲操琴,吴汝俊唱旦角,一场精彩的家庭内部演唱会就鸣锣开启了。

15岁那年,吴汝俊进入中国戏剧学院,正式决定终身从事京剧这一行,学的是二胡演奏。

为什么最初没有唱旦角?那是因为长大后的吴汝俊对旦角有点不感兴趣,他总觉得一个大老爷们,捏着嗓子学女人声音太别扭,也不体面,属于“歪门邪道”。

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吴汝俊正式走上了“歪门邪道”。那是在学院上四年级时实习排练,一位同学在唱《贵妃醉酒》的“醉酒”一段时,前面那句“玉石桥”,正好有个高音,他怎么都唱不好。

吴汝俊出于“卖弄”的初衷,开喉用小嗓唱了起来。谁知道一段唱出,四座皆惊,老师拍手叫好,他们纷纷“蛊惑”吴汝俊,让他专攻旦角。

京剧院老院长在一旁说了一句很具有诱惑力的话:“ 小伙子,有天赋,这样好好练下去,过几年你就是下一个梅兰芳了。”

这句话就像一般,让吴汝俊心血来潮,他做出人生的一个重大决定——改攻旦角。

这时候,父亲又不乐意了。因为那个时候已经不提倡男旦了,社会也不认可。导致在当时男旦几乎绝迹,很少有人去追求这门很艰难而出力不讨好的艺术。

然而吴汝俊已经“走火入魔”,他一意孤行,决定按照自己选择的路走下去。他觉得,人们厌倦男旦,主要是因为他们演唱得太假,装腔作势,演出不传神。

功夫不负有心人,吴汝俊的演出终于取得成功,他主演的《春秋配》、《四郎探母》、《玉堂春》等传统名剧,迎来叫好声一片。

著名剧作家吴祖光先生在听过吴汝俊的演唱后,对他评价很高,惊呼他是“小梅兰芳”。

吴汝俊去日本不是偶然的,有个牵线人,这个牵线人就是他的日本妻子陶山昭子。

他和陶山昭子是1987年认识的,吴汝俊刚刚失恋,他的初恋是一个全国武术全能冠军,相处一年半后,因为种种原因分手了。

那是1987年,吴汝俊去昆明演出,陶山昭子去昆明旅游,两人同住在一家酒店,在吃饭的时候,不经意间邂逅。也许是上天安排,大堂人来人往,熙熙融融,但是二人四目相对的一霎那就有了来电的感觉。

之后,昭子观看演出,一眼就认出了舞台上的吴汝俊。次日吃早餐再见面的时候,两人即开始打招呼,在一张餐桌上吃了饭。

日本女子是含蓄的,而昭子却十分豪爽,喜欢飙车,喜欢登山,是个“野姑娘”,这让吴汝俊非常欣赏。

两人有了这样的共同语言,很快陷入热恋,在当年就结了婚。如此一来,吴汝俊成为日本的“女婿”,到日本去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吴汝俊比较直率,他坦言,旅居日本的初衷不是艺术家的追求,而是出于对妻子的关爱。因为演出忙,几年都没有陪妻子回去探亲,让他心有愧疚。

然而到了日本之后,吴汝俊才觉得自己早已离不开艺术,离不开京剧,希望能充当中日两国的文化使者。

1989年,吴汝俊去日本九洲国立大学讲学,主讲的内容是中国的戏曲音乐及表演。

本来吴汝俊去日本“念经”的,结果变成了“取经”,收获不小。吴汝俊发现日本的超级歌舞伎非常有现代感,他们把舞台的视觉、音响、灯光等电视和电影的那套手法搬上了舞台。

从中大受启发的吴汝俊决定对戏曲进行改革,将其流行和通俗化,跟国际接轨,让它变得更有生命力、更有国际性。

在日本,吴汝俊不但取到了“真经”,还有了更大的收获,那就是与安倍晋三夫妇结缘,还成了安倍昭惠的“男闺蜜”。

那是在1996年,吴汝俊在日本已经成为“名人”,在日本九州汤布院举办京胡独奏音乐会。

汤布院是日本旅游名胜区,那里的温泉闻名遐迩,有温泉900多处。因为景色宜人,这里经常举办各种音乐会,日本名流经常光顾此地。

吴汝俊的音乐会吸引了不少日本观众,也包括众议院议员安倍晋三和他的夫人安倍昭惠。

昭惠是富家小姐,祖父和父亲是日本最大糖果制造商“森永制果”的掌门人,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昭惠接受了良好的教育。

昭惠早年曾经在东京私立女校,从圣心女子专科学校毕业后,她进入日本最大广告公司电通公司,担任中级干部。

音乐无国界,人的心本来就是相通的。再加上吴汝俊的演奏出神入化,让安倍晋三夫妇陶醉其中。

尤其是安倍昭惠,在音乐会结束后,仍然沉浸在吴汝俊“营造”的气氛中无法自拔。再加上他们得知吴汝俊是中国人的时候,对吴汝俊就更感兴趣。

当时安倍已经选择了从政,目标远大,中国是日本的邻国,了解中国也是他的必修课,而结交一个中国人,有助于增进他对中国了解。

昭惠不仅喜欢吴汝俊演奏的音乐,也非常欣赏吴汝俊的非凡气度,看出丈夫的心思后,昭惠和主办人取得联系,介绍他们与吴汝俊相识。

从此后,安倍夫妻成为吴汝俊的铁杆粉丝,吴汝俊和安倍昭惠也很快成为知己。

安倍夫人接受我国记者采访的时候坦言,吴汝俊在日本的演出她一场也不落下,吴汝俊与日本妻子也是自己的座上宾,两家人建立了极其深厚的友谊。

随着这份友谊的逐步深入,安倍夫妇对中国的了解也日益增多,在中日关系曾经那段最为严峻的时期,吴汝俊用艺术架起了中日友谊之桥。

身为炎黄子孙的吴汝俊,自然见不得两国关系恶化。当时安倍虽然没有当选首相,但是安倍计划问鼎首相宝座的成功率很高。

因为安倍出身政治世家,外公当过首相,父亲安倍晋太郎也曾是日本大臣,距离首相之位仅仅一步之遥,安倍家族在日本政坛影响深远。如果安倍当选,他对中国了解越多,对华政策就更加理性务实。

2006年4月29日,小泉首相出访,安倍担任日本代首相,吴汝俊与安倍夫妇一同吃饭。

吴汝俊鼓起勇气对比大自己一岁的安倍昭惠说:“大姐呀,安倍就要竞选首相了,你应该亲自到中国去,把安倍晋三希望成为‘中日友好第一人’的想法,以及他将来要实施的对华政策,提前给中国人交底,这样就更加主动。”

“即使没有这个想法,哪怕是以一个旅行者的身份,去中国亲眼看看中国的山水与风土人情,也不错的。”

“没想到你是个‘卧底’啊!”安倍晋三听后哈哈大笑,对吴汝俊开玩笑说。然后安倍转而对夫人昭惠说:“吴先生说得不错,你可以提前去中国看看嘛。”

安倍昭惠随即做出决定,跟着吴汝俊夫妇来到北京。5月30日下午抵达北京,刚下飞机,就直奔雍和宫。

之前吴汝俊精湛美妙的京胡演奏与京剧表演,以及他这些年来在安倍夫妇跟前的潜移默化,对中国文化的宣讲,让安倍昭惠对中国文化在喜爱的同时又充满好奇。

她一踏上中国的土地,就兴奋得像个孩子,想让吴汝俊带着他去雍和宫拜菩萨。她虔诚地在观世音菩萨面前鞠躬进香,默默许愿。

安倍昭惠说了一句话,让吴汝俊欣慰不已:“我要见中国高层,希望穿着中式服装与你们的国家领导人见面。”

吴汝俊之前对此曾经有预感,但不完全肯定,现在听她亲口说出,自然非常高兴。他们一起去了北京友谊商店挑选,但那里出售的旗袍都不太合适,不是瘦了,就是短了。安倍昭惠是个非常挑剔的女子,挑来挑去感到不满意。

最后,她决定自己买布料,让服装师量体裁衣定做。昭惠夫人选了两款文雅而朴素的布料,还选了一双绣花鞋和一个中式手袋。

“昭惠大姐穿着传统的中式服装去见中国领导人,让中方很感动。她后来对我说,‘我对中国文化的感情是自然流露,不是作秀’,也正因如此,她给很多中国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吴汝俊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这样回忆道。

正是有了安倍昭惠的那次成功的“旗袍外交”,推动了安倍晋三2006年10月8日那次让世人大为惊叹的“闪电访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