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名将向艾森豪威尔献礼发动了一场大战为何反被撤职?

1953年1月20日,是艾森豪威尔当选新总-统宣誓就职的日子。艾森豪威尔正式就职前,在东方战场拼杀的美军名将、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为了向新总-统的就职典礼“献礼”,决定发动一次陆空联合进攻——“T形山”突击战。

范佛里特所称的“T形山”,即志愿军205高地,由于形似“丁”字,又被志愿军称为“丁字山”,是城山、芝山防御阵地的前沿,其南段与敌阵地相连,战术位置十分重要,由第23军69师205团1营1连驻守。

1953年1月12日凌晨3时,沉寂多时的205高地突然山摇地动,敌人密集的炮弹拖着长长的尾巴撕裂夜空,呼叫着飞到志愿军1连阵地上,硝烟弥漫中,丁字山上一片火海,浓烟滚动中。阵地几乎被炮弹犁了一遍。

敌人的炮火延伸后,一个加强连的兵力在4辆坦克的掩护下,向1连3排阵地发起了猛烈攻击。

3排阵地一片寂静。进攻的美军看到攻击阵地咫尺可取,可是阵地上依然无声无息,美军大概以为中国人早已被炮火炸光了。

枪声就是这时候从205高地上响起来的。实际上3排长乐志洲指挥全排早已严阵以待了,他们在敌炮火延伸时就速捷地冲出坑道,他们在等待着敌人逼近,再逼近。

由于志愿军的武器装备远不如美军,只有在敌人靠近了才能给其以重大杀伤,因此只能近战。

这时候范佛里特正在指挥部里轻松自在地喝着咖啡。他在等待志愿军阵地被占领的消息。

在决定这次突击之前,范佛里特命令侦察部门对志愿军前沿防御阵地进行了仔细的侦察后,选择了这个地位重要而守兵又少的T形山。

这场战争以来范佛里特已多次领教了中国人的厉害,但他相信:中国军队一个排的守兵,就算个个是老虎,也绝对守不住,更何况又是从二线换防来的部队。

范佛里特想到这里,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他点燃一支雪茄,不紧不慢地吸了起来。他拾腕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指针想着:T形山该有结果了。

“报告司令官,很遗憾攻击失利。”当范佛里特听到副官的报告后,从椅子上叭地弹了起来。他神情错谔,然而坚决地一字一句道:命令继续攻击!

副官应声而去。当副官走到门口的时候,范佛里特又说了一声:“我等待着胜利的消息”。

志愿军第23军军史中写道:这一夜,我3排毙敌50余人,缴获轻机枪4挺,半自动步枪7支。我亡1人,伤6人。

攻击T形山失利后,范佛里特紧皱着眉查看地图。他在准备另一次更大的行动。美军对丁字山大规模的攻击在一周后的1月20日开始了。

连续4天,美军每天出动大批飞机投掷大量炸弹及凝固汽油弹,并发射大量炮弹,对我205地进行狂轰滥炸,我201团利用坑道,隐蔽待机,加强观察,并利用夜暗修野战工事,随即准备粉碎敌人的地面进攻。

1月25日8时至12时,敌人先后出动飞机196架次,集中5个以上的炮兵营,近百门火炮,向我205高地及城山、芝山阵地进行了疯狂的火力准备,4小时内落弹约40吨以上。

12小时后,美第7师第32团第2营,在33辆坦克、48架飞机的支援下,向我205高地及其两翼阵地展开攻击。我201团1连1排乘敌炮火延伸之际,迅速跃出坑道,利用野战工事抗击敌人的冲锋。

激战至15时30分,连续打退了敌5次集团冲锋,我阵地屹立不动,敌死伤累累。此次战斗,我以伤亡11人的代价,毙伤敌150余人。

美军在“T形山”突击战中的惨败,引起了西方舆论的讥笑和嘲认,使美军政界内部气急败坏争吵不休。

美方通讯社承认,侵朝美军发动的这个所谓“三个多月来最大规模的一次进攻”再一次遭到惨败,并已在美方军政界引起激烈的反响……

美军“T形山”突击战的惨败,使艾森豪威尔非常恼火。2月11月,他发布命令,让陆军中将马克斯韦尔·泰勒接替了范佛里特的第8集团军司令的职位。

可笑的是,范佛里特本打算向艾森豪威尔“献礼”,才发动了这场大战,结果弄巧成拙反被撤职,这位败军之将就成了继麦克阿瑟之后第二个被迫离开抗美援朝战场的美军高级将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