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维纳斯的诞生》前上艺术鉴赏课与600年老城打个照面

佛罗伦萨,曾因其意大利语发音,被译为“翡冷翠”,是一座文艺气息尤为浓厚的西方历史都会。在今天的佛罗伦萨市内,历史中心区作为五个城区之一,于1982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整体列为世界遗产。

佛罗伦萨于公元前59年建城,是作为当时罗马的军事要塞而发展起来的。至今,历史中心区的核心地带还保留着最初城建大致布局。到文艺复兴时期,以14世纪即建成的领主广场为中心,乌菲兹美术馆、圣母百花大教堂、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巴杰罗美术馆以及碧提宫环绕坐落在阿诺河两岸,城区基本定型。

一个秋日的清晨,同期留学德国的我们一行五人前往历史中心区,拜访这个被称为“文艺复兴的摇篮”的地方。

在佛罗伦萨,赭红色的屋顶是建筑最主流的颜色,阳光透过薄雾探入城市,使人不由得放慢了一切节奏。由于佛罗伦萨火车站的站前广场直接嵌入老城西北,一出站,我们就已置身佛罗伦萨的历史中心区,猝不及防,与这个几乎完好保存的600年老城打了个照面。

顺着塞雷塔尼大街一路向东步行约10分钟,第一个“打卡点”圣母百花大教堂就在眼前。使用红、白、绿三种意大利国旗色花岗岩贴面和勾线作为外墙装饰,穹顶和钟楼分居东西两侧,高高越过整个历史城区的天际线,一下子使这座建筑获得了俯瞰整个佛罗伦萨的“特权”。

史载,1296年美第奇家族出资新造此教堂,花了175年左右的时间才最终建成,当时的建筑大师布鲁涅内斯基仿造罗马万神殿设计了建筑穹顶。他在完成这一空中巨构的过程中没有借助于拱架,而是用了一种新颖的相连的鱼骨结构和以椽固瓦的方法从下往上逐次砌成。

这组建筑并不刻意与市井隔绝,相反,其周围阡陌纵横、人流熙攘、店铺各色,兴高采烈地挤进佛罗伦萨市民日常生活中。

从圣母百花大教堂向南三四个街区,即是领主广场——佛罗伦萨历史中心区的原点。作为现代意大利语的奠基者,也是欧洲文艺复兴时代的先驱人物但丁的纪念地,但丁故居博物馆便在这街巷深处。佛罗伦萨这座城市和文艺复兴的关联实在太过密切,值得探访的地方亦不计其数。遗憾的是我们时间有限,没能拜访那条700多年前但丁出生的旧巷,一行人一边惊叹于领主广场上兰奇长廊的杰出雕塑作品之多,一边一头扎进广场南侧的乌菲兹美术馆。要知道,这里的镇馆之宝之一可是那幅《维纳斯的诞生》!不过更让我们有感触的是,当地孩子们的艺术鉴赏课程也在这里“现场教学”,小家伙们一齐小声“si”(意大利语“是”)着与老师互动,现场看着倍感温馨有趣。

其实,与这些馆藏相关,更为传奇的故事要数乌菲兹美术馆和美第奇家族的关系本身。这座兴建于1560年、拥有大型回廊的建筑,一开始是乔尔乔·瓦萨里受第一代托斯卡纳大公、科西莫一世·德·美第奇之托所建的市政司法机构办公室。科西莫一世的继任者弗朗切斯科一世·德·美第奇开始将家族收藏存放至这座大型建筑的顶层,并不断扩充,逐渐使这座建筑成为整个欧洲最古老的博物馆之一。之后,历代家族继承人进一步扩充馆藏,直到1743年最后一位直系后裔遗言中规定“将美第奇家族的所有收藏品都留在佛罗伦萨,不可携出,并向公众开放展出,为公众服务。”她代表家族将包括乌菲兹美术馆本身及其藏品都捐赠给了佛罗伦萨。就此,它们成为一笔真正的公共财富。

步出乌菲兹美术馆,沿着阿诺河畔向西,马上会看到作为佛罗伦萨著名地标之一的“老桥”,这是一座建于中世纪的石拱桥,跨过阿诺河南北,很有一番厚重感。比较有意思的是,这座老桥一直有商业功能,除了正中间的道路外,桥的两侧全是商店,甚至17世纪就开在桥上的商号至今仍存。此时已是日落时分,老城灯火初上,我们决定不再前往阿诺河南岸的碧提宫。当下,找一家餐厅才是最急迫的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