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女今何在?女儿从商嫁杨成武之子两儿子现均为中将军衔

,材质是上好的纯毛华达呢的。除开用正红色牙线缝制的裤中缝、绣有金线与金色松枝叶的袖头与左右两边各绣有金色五角星的领头,上衣和下衣均为海蓝色。军帽是大檐帽,正红色的帽墙及海蓝色的帽顶。

这种55式军服首次突破了传统的单一制式,第一次将军服分为常服和礼服两大类,是我军军服历史上较大的一次改革。无论是军服的用料、制作工艺还是样式,都达到较高的水准。

这套看似平凡却不普通的军服,是的夫人唐贤美捐赠的,它是1955年将军授衔中将时的礼服。

这套军服见证了将军从一个农民子弟,成长为人民的一名中将,也是一份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爱国精神、开展革命传统教育的生动教材。

1914年11月16日,将军出生在湖北黄冈的秦罗庄,与那个年代的大多人一样,一家世代忍受着地主的剥削,家境贫寒。八岁的时候,的父亲因为瘟疫去世了,家中只剩他与哥哥二人相依为命。

而不到十岁的时候,唯一的亲人哥哥也去世了,只有他独守着祖辈留下的破草屋。“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为了养活自己,小小年纪就学会放牛、打短工、砍柴卖、挖野菜。

十三岁的时候,他就加入义勇队,开始为革命献身。的第一支枪是抢来的,当时参加与第二十军的战争,他的武器还只是一根梭标,为了拥有属于自己的枪,不要命地冲向敌军,一个敌兵被吓得直接丢掉枪就跑掉了,就这样获得了属于他的第一把汉阳造单套筒枪。

也是在这场战争中,因为其优秀的表现被提拔为副班长,随后不到几个月的时间,又一步步晋升为班长、排长。

而真正成为团长,还是在经历过艰难的长征之后,当时他所在的红四方面军应中央红军指令,前行翻越西南的大巴山。

的回忆录是这样记录这次经历的:“一路艰辛,一路熬煎。”大巴山大部分山峰都在海拔两千公尺以上,一到晚上狂雪飞舞,红军们没有棉衣和棉鞋,每个人盖着一捆稻草,当时有许多红军都冻死在了大巴山的夜晚。

坚持了下去,他认为是意志让他一直坚持到最后,是信念让他有了顽强的生命力。有一句口头禅:“从来不怕‘掉底子’”,他时常用这句话鞭策自己和子女。

抗美援朝战争爆发以后,所在的十五军部队由于经验较少并不在参战名单里。不过,并没有就此放弃,而是再一次“不怕掉底子”,主动向上级提交参战的申请,最后终于获得了入朝参战的资格。

1952年10月14日,美军为了全面夺下金化地区,向五圣山多地发起了“金地攻势”。作为朝鲜中线的门户,一旦失掉五圣山,整个朝鲜将面临无险可守的形势。

彭德怀曾经对说过:“谁丢了五圣山,谁要对朝鲜的历史负责。”阵地经历了多次被攻陷后又夺回的情况,正是在这样严峻的形势下,经过深思熟虑,最终下了一个命令:坚持坑道作战。

正是坑道作战的决定,保住了十五军的有生力量,让我军在被全面围攻的情况下,还能继续战斗夺回阵地。

十五军最后以伤亡两千多人的代价,歼灭了敌军六千多人,成功阻止了联合国军对高地的进攻,并拿下了联合国军全部表面阵地。

十五军多次击败联合国军,美军受到无法恢复的巨大损失,上甘岭战役最终以的胜利告终。

上甘岭一战不但是两国之间军力的较量,还牵扯到两种思想体系及两种价值观的互相较量,是一场极其特殊的战役,我们赢的不单是阵地,还有国威和军威。此战过后,美军不敢再轻易向我国发起武装斗争,朝鲜最后也取得了胜利。

第十五军打出了国威,后来被改编为中国军队第一支空降军部队,负责驻守中原要地,经历数次裁军都屹立不倒。

将军在战场上运筹帷幄,对孩子的教育也没有落下。将军一共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长子秦卫江和次子秦天均为中将军衔,小女儿秦晼江也嫁给了杨成武上将的儿子杨东明中将。

一家称得上是一个功名显赫的将军大家。将军的长子名叫秦卫江,次子名叫秦天,两人如今皆为中将。

秦卫江作为长子,从小就受到严格的教育,在一部关于的纪录片中,秦卫江曾经在采访中表达过对父亲由衷地佩服。

作为一代将领的后代,秦卫江自出生起就肩负着弘扬革命精神、捍卫祖国的重任,因此对他十分严厉。

秦卫江的成就也是靠自己一点一滴打拼出来的,1982年,秦卫江获得南京通信工程学院工学学士学位。此后他又一边担任指挥员,一边研究多门有关军事学的课程,2002年秦卫江成为我军作战部队中第一位,也是当时唯一一位被国防大学授予军事硕士学位的军职指挥员。

秦卫江如今是远近闻名的司令员,每次集训时,都会像一名普通战士一样参与到所有训练当中。一直为带出有能力作战的队伍而努力,为了让战士们能够临危不乱,他经常组织开展各种模式的实战演练。

秦卫江一直有留意国外其他军队的作战策略,力求将自己的部队往全球化的方向发展。

他认为:世界形势一直都在不断变化,中国单靠以往的军事理论是不够的,军官不但要懂作战策略,还必须熟悉作战技术。以往的战略更加偏向谋略,而未来将是以技术为主体,只有实力才能真正解决战略问题。

因此,作为一名高级军官,秦卫江严格要求自己,不断学习更加先进的战略技术,让自己拥有应变科技发展的能力。

秦天比哥哥秦卫江年少两岁,十六岁的时候,秦天就入伍参军。在部队里,秦天也是按照父亲的要求一步一步从基层干起,稳扎稳打地由一名普通士兵做到班长、排长、连长、科长、团长……

战友曾经评价他:擅长各种武器,枪法十分不错,非常有军事头脑。秦天在担任团长的时候,曾经率领部队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并取得很大的胜利。秦天曾经回忆,说他“既是一个慈父,又是一位良师”。

而对两个儿子的教育也十分严格,某次,秦天在即将前往参战的晚上回家同辞行,却被骂了一顿,当时的秦天觉得特别委屈。后来秦天才知道,正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诉他,这种看似人之常情的情绪,放在指挥员身上将影响整个部队。

在一支部队里,勇气和胆量是需要指挥员传递给每一个战士的。1988年4月下旬,秦天所在的235团顺利完成历时十八个月的对越防御轮战,全团荣获集体二等功,秦天本人也立下战功。

此后,秦天又先后荣立二等功及三等功分别两次,担任副师长、国防大学科研部副部长、部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武警部队参谋长等多职。

2003年7月,秦天晋升少将军衔,2016年又晋升武警中将警衔。如今,秦天已经是一名中将。

的女儿名叫秦晼江,与两位哥哥不一样的是,秦畹江并不走仕途,而是从商。在获得硕士学历以后,秦畹江选择下海经商。

先后担任了中国广大集团的贸易部经理,后又先后在香港天玮发展有限公司、广州大鹏房地产公司、广州隆怡投资有限公司担任副董事长、副总经理。

秦畹江的丈夫是空军中将杨东明。1966年,十七岁的杨东明入伍参军,1977年杨东明毕业于北京航空学院火箭发电机专业,此后一直从事空军工作,先后担任副营长、副司令等职务。如今,杨东明已经是一名中将。

杨东明的父亲杨成武是新中国首次授衔的上将,被世人称为“军中赵子龙”,是智勇双全的“百战将星”。在革命战争年代,杨成武是为数不多家庭贫穷,却砸锅卖铁读过私塾的知识分子。

1929年,年仅十五岁的杨成武参加红军,在加入红军后便得到重任,成为第三路指挥部秘书,不到十七岁,他便当上了团政委。杨成武有着超乎寻常的胆量及意志力,随着红军爬雪山、过草地,跟着部队打日寇,参与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身经百战。

无论是长征的种种险阻还是战争的炮火都无法将他打倒,也正是因为戎马一生战功累累、功勋卓著,1955年,年仅四十一岁的杨成武成为开国上将。杨成武的几个孩子里,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是将军。

除了杨东明,杨成武的长子杨东胜也是一名将军,同时还是清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毕业后,杨东胜选择参军,在军委武装部及科技部就职。1998年,杨东胜被授予少将军衔。

而杨成武的四女儿杨俊生也选择了参军入伍,在哈军工军事工程专业毕业以后,杨俊生选择加入中国,在炮兵部队中研究导弹科技。1983年,杨俊生进入武警部队工作。1996年,杨俊生晋升武警专业技术少将警衔。

杨成武与二人在未结成亲家之前毫无交集,两人虽然都在华北地区,但其实并不属于一个系统。

解放战争时期,两人一个隶属华北野战军,一个隶属中原野战军,而在抗美援朝时期,一个在第二十兵团一个又在第三兵团里。

所以说,两人虽均为从军几十年的老战士,但往日其实只知其名不知其人。秦畹江与杨东明二人是那个年代少有的自由恋爱,而正是这样一段婚姻,将两个将军家庭紧紧相连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