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陆军前高官:博尔顿算啥特朗普才是伊朗政策的“真正推手”

今天(5月18日)的《》在其文章《特朗普要求信任的助手缓和与伊朗的紧张关系》(Trump asks trusted aide to ease tension with Iran)中写道,特朗普正寻求重新控制一个难以驾驭的政府,他担心他的顾问之间日益扩大的矛盾可能会无意中使美国陷入中东的一场新战争。他会见了五角大楼高级官员,告诉他们,他“没有计划”与伊朗开战,也不寻求军事对抗,尽管自去年退出伊核协议以来,他对德黑兰采取了好战立场。

过去几天,紧张局势急剧升级。此前,美国以受到伊朗的威胁为借口,宣布向海湾地区增兵;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公开了这一决定。然而,消息人士表示,五角大楼将军舰和轰炸机重返海湾,只是例行公事——尽管博尔顿将此描述为“非同寻常”。

美国前陆军副司令基恩将军是特朗普最近征召进行磋商的众多外部顾问之一。外界担心,博尔顿的强硬立场正在损害一项无需军事对抗就能施加最大压力的政策。基恩说,72岁的特朗普才是伊朗政策背后“真正推手”,并非博尔顿,特朗普不会允许军事对抗。“外界怀疑博尔顿在推动对伊政策,因为他一直对伊朗坚持立场,但他只是个国家安全顾问,并没有决策权,特朗普才有,”基恩说。

还有,55岁的国务卿蓬佩奥虽然在对伊朗问题上也很强硬派,但远不及博尔顿好战,他非常听特朗普的话,即在不开枪的情况下解决冲突。期间,美国新安全中心的戈登伯格更表示:“除了博尔顿,没有人想要战争。”

另外,沙特和以色列虽然一开始暗地支持现年70岁的博尔顿,并通过各种方式来鼓动特朗普对德黑兰采取强硬路线,但他们现在似乎对直接冲突保持警惕。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昨天告诉安全官员,该国将努力避免卷入美国和伊朗之间的任何冲突。沙特也对上周未发生在霍尔木兹海峡的油轮“破坏”反应相当克制。

16日,蓬佩奥打电话给阿曼领导人卡布斯,商讨了伊朗问题。2013年,奥巴马政府与伊朗就2015年的达成的伊核协议谈判之初,阿曼扮演了秘密中间人角色。当天,特朗普在白宫接待了瑞士总统毛雷尔,希望利用这个中立国家开启与伊朗的沟通渠道。

据说特朗普对他允许博尔顿引导他处理伊朗政策的建议十分懊恼。国家安全顾问是白宫要求五角大楼更新其伊朗战争计划的根源,这导致了一个涉及部署12万军队的新蓝图。这打破了特朗普的竞选承诺,即让美国从耗资巨大的海外战争中脱身。

特朗普当初承诺退出伊核协议,该承诺是在去年博尔顿被任命后不久实施的,这使得伊朗成为华盛顿外交政策议程中的头等大事。然而,在去年最新的《国家安全评估》中,它只占据了美国面临的紧迫战略威胁的“第四层”。伊朗问题专家菲茨帕特里克表示:“伊朗不是战略威胁,甚至连战术威胁都算不上。”

与此同时,对于美国的咄咄逼人,伊朗做出了明确反应。革命卫队的一位发言人昨天表示,这支精锐部队可以“轻易”攻击新派往海湾的美国任何军舰。

前英国外交官,现供职于某风险管理公司的霍利斯警告说,意外冲突仍然是最有可能引发战争的导火索。“伊朗远非铁板一块,在过去,它非常擅长判断他们可以达到的门槛,而不会引起反应。如今,确定阈值要难得多,”他说。

然而,特朗普似乎正在享受这种过程,他昨天在推特上写道:“有那么多虚假和编造的新闻,伊朗可能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否认他的团队存在紧张关系。“我对我的人没有生气。我自己做决定,”他昨晚在一次会议上说。“蓬佩奥做得很好。博尔顿也做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