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滩登陆战(在历史上有哪些影响历史进程意义重大的抢滩登陆战役)

1950年,这里发生了解放战争时期最后一次主要的战役,这场战役就是解放海南岛,它的胜利

下面,我们一起回顾这一段早已被淡忘的历史,感受一下当年“跨海抢滩登陆战”的惊心动魄。

确实,在抗日战争时期,薛岳具有非常出色的表现,他凭借一手天炉战法,在三次长沙会战中,歼灭日军11.75万人,不仅保住了长沙,更是重创了日军。

这也让他成为抗日战争时期对日军打击最大、歼灭日军最多的将军,也是让日军最为惧怕的将军,一时间,他有了抗日“战神”之美誉。

1949年10月,指挥四野解放广州后,原本一心“巩固粤北,确保广州”的蒋军将领余汉谋率领自己的残部仓皇逃往海南岛,希望与岛上原有的64军一同与做最后的殊死较量。

此时,蒋介石让百战名将薛岳出面担任海南防卫总司令,不辱使命的薛岳想尽一切办法将海南岛上七零八落的残余力量,拼凑整编成19个师,对海南岛进行了严密的环岛防御。

另外,为了提高防御水平,有效应对的攻击,薛岳还用50艘海军舰艇、45架飞机组成海、陆、空立体防御。

再加上海南岛与大陆有海峡天险,这就像一座固若金汤的防火墙,可以阻止登陆抢滩,这让薛岳颇为满意,他给这道防线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叫做“伯陵防线”,而“伯陵”就是薛岳的字号。

就在薛岳对自己的“伯陵防线日,阵营中的一名军事天才向主席提出了攻打琼涯的详细建议,他计划让韩先楚的第40军和李作鹏的第43军参加海南岛战役,并为之配属加农炮兵第28团、高射炮兵第1团和工兵1部,共计10万余人,组成“渡海兵团”。

同时,这位军事天才做事缜密,考虑周详,他在提议中做好了人事安排,他建议这支“渡海兵团”交由统一领导,由第15兵团司令员邓华、政委赖传珠、40军军长韩先楚、第12兵团参谋长解方、第15兵团第一副司令洪学智组成指挥部,并担任指战员,参加这次渡海作战。

这还没有完,如果只是提议解放海南岛,而不提具体的战斗方法,不是这位军事天才的作风,他对如何让部队渡海,提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那就是“小部队偷渡”。

事实证明,这条建议确实具有可行性,后期,能够打赢这场战争,基本是按照这条建议进行排兵布阵的,而提出这条建议的军事天才就是。

此时,主席正在访问莫斯科,他看到的电报后,做出了重要指示:“渡海作战完全与过去我军所有作战的经验不同,必须注意潮水与风向,必须集中能一次运载至少一个军(四五万人)的全部兵力,携带3天以上粮食,于敌前登陆,建立稳固滩头阵地,随即独力攻进,而不要依靠后援”。

同时,主席还指出要让邓华、赖传珠向粟裕学习渡海作战的经验,以免重蹈金门覆辙。

确实,对于那时的来说,渡海作战是一个全新的课题,他们中有大多数干部和战士不习水性,一见到大海就害怕,再加上,蒋军有飞机、有舰艇,很难对付。

为此,在战前,渡海兵团进行了为其3个月的周密准备,模拟了登陆和海上战斗的各项训练,研究了对付蒋军军舰的各种办法,只为“用兵一时”。

狭路相逢,勇者胜。面对薛岳在海南岛布置的“铜墙铁壁”,战士唯有鼓足自己的勇气,才能打出一片天地。

1950年3月5日晚上7:35分,邓华命令第40军118师352团一个加强营的800名勇士,分乘13艘木船,在师参谋长苟在松和352团团长罗绍福的率领下,从雷州半岛西南之灯角楼出发,于次日14:50分到达海南岛西北面的白马井,然后,冒着蒋军的炮火抢滩成功,并与琼崖纵队在滩头胜利会师。

这次偷渡撕开了薛岳的“伯陵防线”,为后面的主力部队渡海作战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此后,40军和43军又分批组成加强营,乘坐木船登上海南岛,为主力部队实施大批强渡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所谓的木帆船就是把十轮大卡车上的发动机卸下来,安装在渔船上,有风使帆,无风则开动机器。

而土炮艇相对来说,攻击力强一些。这是将步兵用的战防炮安装在木帆船上,这种炮能打穿坦克的装甲,如果在作战时,战防炮不够用,就用高射机枪、重机枪和迫击炮。

4月16日19:30分,第40军1.8万名将士乘坐300多艘战船,浩浩荡荡地扬帆起渡,一路上,顺风顺水,航速很快,谁知,当行驶了大约20里时,忽然风停了,海面上一片寂静,各船只能通过摇橹划桨的方式继续前进,当船只行至海峡主流时,忽然两声闷响,一颗颗照明弹将海面照得雪亮。

这时,韩先楚用无线电向炮兵主任黄宇发出命令:“左前方发现敌舰,护航队马上迎战,掩护主力船队通过”。

蒋军的舰艇见识过土炮艇的厉害,他们见一艘艘土炮艇围攻自己,吓得连忙规避。

正当双方上打得激烈时,海面上突然又刮起了东风。韩先楚命令主力船队加速前进,同时,让5艘土炮艇不遗余力地拖住蒋军的3艘军舰。

别看土炮艇配置低,但是,威力挺大,他们用大炮和重机枪打得3艘军舰调头逃窜,从而掩护了主力部队顺利登陆。

4月17日凌晨2点,43军的主力船队接近玉炮港一线沿岸;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岸上的守军向海面上胡乱地射击,企图打退渐渐逼近海滩的木帆船。

此时,密集的枪炮声,惊醒了薛岳。他认为玉炮港距离海口较近,的渡海部队主攻方向肯定是海口,于是,他连忙下令防守其他地段的守军迅速向海口附近集结。

谁知,韩先楚技高一筹,他选择了另外一个抢滩地点,这个抢滩地点就是博铺港。

在博铺港,韩先楚亲自率领40军的主力船队抢滩登陆,由于守军拼死顽抗,不惜用密集的炮火向海面上射击,许多木帆船中弹起火,就连韩先楚的指挥船都未能幸免。

他的指挥船桅杆被炸断,帆布掉到了海里,就在这万分危难之际,第一批偷渡到海南岛的40军加强营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他们神出鬼没地爬上了临高山,这里是海口市以西的最高峰,抗日战争时期,日军曾在山顶修筑炮兵阵地,将两门重炮安装在那里。

第40军的加强营爬上山顶后,消灭了驻守在这里的守军,然后,调转炮头向海滩上的守军阵地猛轰。

不甘服输的薛岳急忙调令5个师疯狂反扑,但是,兵败如山倒,已经丧失斗志的守军一哄而散,四处逃命去了。

此战,人民以伤亡4500人的代价,共歼灭薛岳的守军3.3万余人,击毁2架敌机,击伤5艘舰船、击沉1艘舰船,其余残部大都逃往到台湾。

薛岳自以为有了海陆空立体防御的“伯陵防线”就高枕无忧、放松警惕,这是一种安于现状的表现,不管曾经有多么辉煌,面对当下的时局,都要有一种顺应形势的判断和未雨绸缪的先知先觉。

就像,为了解放海南岛,提前做好抢滩登陆的实施方案;为了适应海战,提前将一个个“旱鸭子”训练成了一条条能翻江倒海的“蛟龙”,这种准备功课做得非常细致,做得非常充分,这也是我们成大事的前提。

冯白驹领导的琼崖纵队在海南岛已有23年的武装历史,在当时,这支琼崖纵队有 3 个总

队、1 个独立团和其他地方武装,共约2万人,他们还有3个整县的大块根据地。薛岳来到海南后,不得不以三分之二的兵力来对付琼崖纵队和琼涯解放区,仅仅依靠三分之一的兵力布防沿海,以至于兵力分散,精神分散,从而让有了渡海作战的可乘之机,这些因素对解放海南岛都有极大的积极作用。

这就说明团队的重要性,队内要讲团结,要充分信任每一位队内成员,积极发挥各自的优势和作用,拧成一股绳,干成一件事。

其实,@三悟认为薛岳的守军这么不经打,只是因为他们缺乏必胜的勇气,想想看,从雷州半岛启程,来到海南作战,他们的后勤给养肯定寥寥无几。

薛岳及其守军凭借以逸待劳和先进的武器装备,只要鼓足勇气,用心去打,即便打不赢,哪怕他们能拖上几天,也不会输得一塌糊涂。

上一篇:德云社最新相声(12月31日德云社五个跨年相声专场同时举行,你最想看哪一场)

ppmoney网贷新消息进展:2022年投资者有望全额本息兑付,你知道吗?

本站涵盖的内容、图片、视频等模板演示数据,部分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通知我们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们将及时予以删除!谢谢大家的理解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