愧对尼维尔 德国足球人的赎罪延续到了现在

当今足坛最大的威胁已是,然而多年前的足坛,对足球构成最多戕害的却是足球流氓,1998年的“尼维尔惨案”就是一个最悲惨的例子。如今,永不退缩的足球人高昂的头颅已逼迫不少足球流氓远离足球,德国足球人甚至还在用足球的力量不断恳求尼维尔的原谅……

1970年12月7日,时任联邦德国总理的勃兰特在华沙犹太人殉难纪念碑前下跪,德国的赎罪之旅走了接近半个世纪;而德国足球人对于尼维尔的赎罪要持续多久呢?

本周日,德国队在本届欧洲杯首秀将迎来一位特殊的观众,98年世界杯被德国足球流氓殴打致残的前法国宪兵丹尼尔尼维尔应德国足协之邀来到现场观战德国队VS乌克兰队一役。18年前,也是一场德国队的比赛之后,正在执勤的尼维尔被五名德国足球流氓无端发起。他从植物人的状态中苏醒,却永远地失去了左眼的视力与部分记忆,语言能力也严重受挫。

尼维尔受到的伤害被德国足坛视为永远的耻辱,德国足协主动承担了尼维尔的全部治疗费用。大量的捐赠从德国四面八方涌来,18年来一直不断。德国足协还专门成立了一个尼维尔基金会,研究和防治足球流氓给社会带来的伤害,以尼维尔命名的杯赛已经成为欧陆规模第二大的友谊赛。尼维尔本人也两次应邀现场观战德国队的比赛。足球已经无法给尼维尔带来快乐,但他的到来注定是对足球流氓的震慑,或许,也将勾起足球流氓心底的那一丝良心。

那一年,丹尼尔尼维尔44岁,殴打他的人,年纪最大的也只有30岁,最小的只有20岁。当一队引开后,德国足球流氓便开始猛打守候在原处的宪兵尼维尔。五人高喊新纳粹口号,将尼维尔团团围住。尼维尔寡不敌众,被打翻在地。几个流氓还不肯放过他,对他拳打脚踢,用一根金属棒猛击他的头部,还用一支催泪瓦斯枪击中他的后脑。鲜血哗哗直流,尼维尔顿时血肉模糊,昏厥过去。朗斯当地警方在闻讯后,急忙调动大批警力控制住了现场秩序。由于情况危急,救援人员调用直升机将倒在血泊中的尼维尔紧急送往医院抢救。

虽然在医生极力抢救之下捡回了一条命,但是大脑严重受损的他当时被判定已成植物人。在妻子和两个年幼儿子的不断呼唤下,他在六个星期的昏迷后终于苏醒,但却永远地失去了左眼的视力与部分记忆,语言表达能力也严重受挫。一年后,他、妻子劳伦特和两个孩子出现在德国埃森的庭审现场。那是对主犯沃内克的审判。当年28岁的沃内克是汉诺威一家文身店的老板,他相貌和善、举止文雅,让人无法相信他就是将尼维尔打得昏迷了六个星期、险些丧命的足球流氓之一。据目击者证实,沃内克不但参与了对尼维尔的殴打,还是其中下手最重的。

实际上,尼维尔对那天发生的所有事没有记忆。他的全部记忆已经被那场灾难抹去,对于一个仅能勉强靠自己的力量行走的人,对于一个竭力要忘记过去的人,你还能过多要求什么呢?他从那天起就再没在部队服过一天役,值得一提的是,宪兵部将他从中士升至准尉。1999年,他以准尉身份退伍,从此在家休养。

德国足球流氓毁掉的,不仅是尼维尔的健康,更是摧毁了他整个家庭。这个曾经快乐幽默的老爹性格大变。“他不爱和任何人交流,即便那是他的妻子或孩子。”他的律师安东尼瓦斯特表示,“尼维尔经常盯着电视一动不动,你认为他在看电视节目,实际上他真的就是一动不动。”由于身体的残疾,他有意或无意地和世界割裂了联系,“尼维尔左眼已经看不见东西,听力也不好,也基本不说话,他的肢体经常出现现象,右手已经握不起任何东西。”瓦斯特表示。

在睡梦中,尼维尔一遍一遍地回忆自己被殴打的过程,但是只要一醒来,他又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是觉得自己曾经遭受了什么”。很多善良的德国人这些年一直在向尼维尔和他的家人捐赠各种财物,希望能够帮助这个家庭度过困境,同时也是为他们的同胞做出的不齿行为向尼维尔谢罪。但是尼维尔的妻子劳伦特表示,“再多的补偿和道歉也弥补不了我们。我的丈夫遭受的够多了,我的家庭遭受的够多了。而且这种痛是永远不会停止的!”

伤害对他神经的影响仍然巨大。“他会整晚整晚地做噩梦。醒来后他开始痛哭,他说感觉自己每天晚上都在被殴打,他头痛欲裂,血不断地喷涌。他还说自己的队友全都被杀死了,只剩他一个人……”尼维尔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语言能力,他的妻子劳伦特代他在庭审现场供述。劳伦特最后说道,“虽然他活过来来,但是他们把他的魂从生命中夺走了……”

前德国足协主席布劳恩曾将尼维尔事件定性为,“德国足球永远的耻辱”。2006年德国世界杯之前,时任德国足协秘书长施密特专程飞往法国,邀请尼维尔一家前来德国现场观看比赛,并且许诺可以由他们任意选择任何一场比赛。

8年前在德国队迎战南斯拉夫队的比赛时,尼维尔倒在了场外;8年之后,他靠着自己的力量,艰难地步入了多特蒙德的威斯特法伦球场。又是一场德国队的比赛。这是尼维尔自己选择的比赛,尼维尔的家人默默地陪在他身旁。当天,尼维尔的妻子推着尼维尔的轮椅出现在多特蒙德,准备观看德国队对波兰队的比赛。比赛前两小时,德国与波兰的球迷发生开赛以来最严重的骚乱,德国警方出动了特别行动队逮捕了400多名足球流氓才将骚乱弹压下去。《明镜周刊》采访了一位当年殴打尼维尔的足球流氓,化名为“K”的他刚出狱,他对记者说,“只要一不被注意,他们就会卷土重来。”对于尼维尔来说,即使目睹再严重十倍的骚乱,也已感受不到痛。

也许是出于一种补偿心态,德国足协不停地邀请尼维尔现场观战,在那次世界杯之后,2013年尼维尔又现场观看了法国队VS德国队的友谊赛。2016年欧洲杯,德国足协再次邀请已61岁的尼维尔现场观战。德国足协主席格林德尔兴奋地向德国媒体透露,“我们十分高兴,尼维尔先生接受了我们的邀请!我希望在他身体的允许下,他能来到里尔观看德国队的比赛。”德国足协发言人格林特纳证实,“据我所知他会过来,现在尼维尔先生和他的夫人居住在阿拉斯,距离比赛地里尔只有50公里,这次他以荣誉嘉宾的身份观战。”不过格林特纳强调,“尼维尔先生不希望被人关注,他不希望任何媒体采访他,也不希望就此事谈些什么。但是他会过来,静悄悄地观看这场比赛。”

德国人一直以各种方式恳求尼维尔的原谅,事发后不久,德国卫生部长亲自率人来到法国,慰问尼维尔的家人,并表示要严惩凶手。德国两家电视台还在全国范围发起了募捐活动,德国公众的捐款很快就超过150万法郎。此外,德国足协不仅为尼维尔和他的家庭捐献了大约60万马克,而且讨论成立了以尼维尔的名字命名的反对足球暴力的基金会。时任德国足协主席布劳恩形容尼维尔被打的那一天为他一生中最悲痛的时刻,并表示法国警察并没有因为同事被攻击而报复德国人,这使他大为感动。

事发之后,尼维尔一共去过德国两次,一次是开庭另一次是世界杯现场观战。第一次在德国期间,尼维尔全程面无表情没有一句话,仿佛整个事情与他无关。但是当被问及是否愿意与施暴者见一面时,他猛烈地点了点头。在监狱里,他终于与四名足球流氓(另有沃内克一人当时在审)再次碰面。这一次,隔着护栏,四名施暴者没有一人敢抬头看尼维尔的眼睛,即使是他们向尼维尔道歉时。“亲爱的尼维尔先生……”还是四人中年纪最大的弗兰克雷格纳率先打破了沉默,“我踢了尼维尔先生两脚,直到今天我都不能解释自己当时为什么要那么做。我对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我要说我线岁的雷斯特拉奇也随后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值得一提的是,德国法律规定,如果对受害者道歉可以获得减刑。但是另外两名施暴者直到最后都没有说一句话。

殴打尼维尔的五人被处以三到十年不等的监禁徒刑。沃内克被判入狱5年,但是由于在狱中表现优异,他仅坐了三年半牢就出来了。最晚的一人也在2006年德国世界杯前出狱。“尼维尔不会反对他们重返社会的权利,但是他希望他们能够洗心革面与足球流氓行为划清界限。”尼维尔的律师瓦斯特在沃内克出狱时公开表示。在多年后,被问到对于那些袭击他的年轻人,他是否能够原谅他们时,尼维尔在艰难思考了将近一分钟之后,脸抽搐得几乎有些变形,终于吐出了两个词:“不,绝不。”

2016欧洲杯期间,成都商报特别开设“唐三彩”的足彩栏目,由三位非著名足彩专家领衔,为广大彩民出谋划策。(注:本栏目的相关推荐仅代表作者个人意见)

客队后防存隐忧! 罗马尼亚队阵容寒碜,后防存在隐患。欧洲杯揭幕战12次有东道主出场,虽然东道主只有2胜6平4负的战绩,但这次罗马尼亚算是历届揭幕战对手中偏弱的球队,法国队完胜颇有希望。买单王子推荐:法国队

东道主最多赢1球! 本届罗马尼亚队的实力比过去几年那支青黄不接的球队还要更好,法国队在近四场热身赛每场至少进3球的火力容易造成盘口过热,而最终结果很可能是法国队迅速取得进球,但最终只净赢1球取得开门红。 绵绵冰推荐:罗马尼亚队

数据力挺法国队! 本届欧洲杯揭幕战的初盘赔率为法国队让一球/球半,最新赔率升盘为法国队让球半。据中国足彩网数据显示,最近有8场比赛的初盘以及走势与此相同,其中6场打出了上盘。 数据GO推荐:法国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