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思考:人工智能的研发需要具备哪些科技条件?

科技思考:人工智能的研发,需要具备哪些科技条件?——从社会财富的数量增加和质量的提高来看,人工智能技术功不可没。大规模的机械化智能化使得单位时间内劳动效率得到巨大提升,在相同时间内产生的社会汇财富是以前的几倍甚至是十几倍。

同时人工智能技术本身也需要发展,以人工智能技术研究为中心形成的新的经济产业机构正在逐步形成,给社会经济发展提供新的动力。今天人们对人工智能的热切期待,其实不仅仅是技术上的希望,更是对人工智能可以给互联网世界带来的新的政治活力和希望的期待,这是一种具有政治诉求的技术想象。

在技术带来的政治想象力层面,人工智能类似于PC电脑和互联网的出现。在个人电脑刚刚普及的时候,人们的兴奋不只是对技术本身的兴奋,而是个人电脑让人获得一种新的自由和平等的想象。

自此可以摆脱专制政府的监控,消灭官僚组织的垄断,从而获得政治上的解放。乔布斯在早期推销苹果产品时就经常诉诸这种修辞策略。

在互联网逐渐从开放走向封闭的今天,人工智能技术的出现,又给人一种希望,通过人工智能技术的赋能,特别是通用的低成本的人工智能,可以让人获得一种在虚拟世界中对抗网络封闭化趋势的技术自我武装能力。做一个不太准确的比喻,这有点类似美国宪法中的持枪权,通过让个人拥有,从而对抗外部力量对自由的威胁。

人工智能技术,类似于互联网世界的持枪权,通过个人的技术赋能,可以让人再一次摆脱国家政府,摆脱平台企业对互联网世界演化进程的主宰与垄断。但是,人工智能又不同于。是没有意志和生命的客体,但是人工智能据说有一天可能会取得自由意志,有自己的思想和主体性。

这样,它就会给整个政治世界带来一种巨大的变量。在人类之外,将有一个庞大的政治和法律主体生成。人工智能带来的政治上的希望和不确定性,比,比个人电脑对政治世界的冲击要深远的多。

因此,这就需要在发展人工智能的时候,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领导机构,能够用完善的制度和成熟的理论和战略指导思想对人工智能的发展做出人为的规划,如果不具备这样的能力,贸然对人工智能进行研究那么将会成为巨大的不稳定因素。

人工智能作为科学技术之一,其本身的发展便离不开科学技术固有的限制。而进行人工智能研究更加需要一定的技术支撑,人工智能作为当今最先端的综合性科学技术,我们需要在很多技术领域都有着很丰富的技术储备才行。例如,电子计算机技术,大脑认知技术,集成芯片技术等等。

我认为应该用更加具体的实例来进行说明,因此我选择了用雷·库兹韦尔(RayKurzweil)在他的《奇点临近》和《人工智能的未来》这两本著作中所做出的关于人工智能发展的说明和预测。

因为他的理论很多是基于已有的研究人工智能所必须的科学技术条件上进行的。我们可以通过书中几个具体的理论和事例来看看发展人工智能需要什么样的科技条件。

首先,在《奇点临近》一书中,库兹韦尔解释技术进化时认为“技术的不断加速是加速回归定律的内涵和必然结果,这个定律描述了进化节奏的加快,以及进化过程中产物的指数增长。

这些产物包括计算的信息承载技术,其加速度实质上已经超过了摩尔定律做出的预测。”这就是库兹韦尔的加速回归定律的具体内容,简单的说就是人类创造的技术更新速度正在加速,技术的力量正以指数级的速度迅速扩充,而马上我们就会到达一个奇点,到时会出现更多超乎我们想象的事物。

他的这一理论的诞生与集成电路技术发展中出现的摩尔定律关系很深。人工智能领域这种超乎想象的重大变化将会剧烈的影响到我们的生活。库兹韦尔认为通过对大脑的逆向工程,我们可以创造出达到人类智能的软件。

在经过一定技术积累之后强人工智能也必将实现,其原因则是库兹韦尔认为“计算机一旦达到人类智能的范围和精妙程度,那么它一定会超越过去并继续以指数级速度上升。”其次在《人工智能的未来》一书中,库兹韦尔通过对人类思维的本质进行全新思考,预言了在未来人类能够通过工业生产制造出堪比人脑的智能大脑,甚至可能在诸多方面超越人脑。

那时,或许人工智能真的能够与人类相媲美!库兹韦尔的观点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有一些严谨的数学模型作为他的理论支撑的,例如加速回报定律、隐马尔可夫模型等。同时他作为奇点大学的校长,曾获得9项名誉博士学位,2次总统荣誉奖也被比尔盖茨誉为他所知的预测人工智能最权威的人,因此他的预测在很多人看来是具有权威性的。

他对人工智能所做的这种预测,使得社会上本就对人工智能快速发展有着担忧的人们产生了更为严重的不安,甚至连本来对人工智能发展持乐观态度的人都变得保守起来。毕竟,人工智能从诞生之日起就引起过人们的担忧,人们始终担心人工智能技术会脱离人类的掌控变得危险而邪恶。

尤其是当人工智能真的具有或者超越人类智能这种可能性出现的时候这种忧虑更加被放大了。而这,正是科学技术的双重效应。无论如何对人工智能的研究都是不可能脱离社会的主体,我们人类本身的,但是受到很多客观因素的局限。我们往往很难认清一个科学技术在其初生阶段,我们应该如何研究和发展。

从历史上看,人类对于科学技术的发展进行预测其结果往往是有偏差的。早在20世纪初期,俄国科学家齐奥尔科夫斯基在研究火箭技术的过程中就曾做出过科学预测。

他认为人类终将离开地球飞上太空,甚至在1911年就发表论文预见性的描述了载人宇宙飞船发射的全过程,并且认为这一技术很快会成为现实,虽然在那时的现实情况是人类还根本没有能力发射载人飞船。但是直到1961年苏联才成功发射了世界上第一艘载人飞船“东方”1号。

因此,当有些在相关领域具有十分权威性的人发表科学预测时,我们都应该保持一种谨慎的态度,不能轻易做出能或不能的判断。尤其是在人工智能技术发展势头十分迅猛的现状下,尽管在目前还没有出现超越人类智能的人工智能,但是以库兹韦尔为代表的部分很有公众影响力的人物却纷纷提出这种可能。

而他们的言论和著作在全社会都产生了广泛影响,这从侧面反映出现在整个社会对于人工智能的发展都是十分关注的。

因此,我认为对于人工智能的发展不能采取放任的态度,而应该在发展中牢牢把握住可控这一核心,把可控作为发展人工智能的底线。这就不得不提到科技哲学历史上著名的学者托马斯·库恩(ThomasS.Kuhn)和他的范式理论了。

在库恩的《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中基本囊括了库恩的大部分关于范式的思想。库恩认为在科学发展中有这样一种现象,科学研究是依据常规科学–范式–谜–危机–科学革命,这样一条路线来进行研究的。

库恩定义的常规科学是指坚实地建立在一种或多种过去科学成就基础上的研究,这些科学成就为某个科学共同体在一段时期内公认是进一步实践的基础。而这些所谓的常规科学的成就一直吸引着一批坚定的拥护者,他们仅仅局限于这些常规科学的研究,却忽略了科学活动的其他的竞争模式。

而库恩又根据常规科学提出了一个全新的并且在后来被广泛运用的概念–范式。而为了证明这一观点,库恩使用了当初电学研究初期关于富兰克林的研究事例来进行论证形成统一研究范式的必要性。正如库恩所说:“范式具有两个特征。即,某一科学研究的成就空前地吸引一批坚定的拥护者,使他们脱离科学活动的其他竞争模式。

同时,这一科学研究的成就足以无限制地为重新组成的一批实践者留有待解决的种种问题。”库恩认为研究常规科学要从两方面入手。把实验和观察作为科学研究的基础,而对于理论问题的挖掘作为科学研究的目的。

在库恩的范式理论中,对于我们研究人工智能有很多值得借鉴的地方,比如关于科学家和科学共同体的论述,现在很多人工智能科研工作者对于自己所从事的工作没有正确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