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作等身的马基雅维利被恩格斯奉为圭臬对西方军事影响深远

尼科洛-贝迪尔纳多•马基雅维利,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著名政治家、史学家和文学家,同时也是西方近代军事科学的一位先驱。恩格斯称他为“第一个值得一读的近代军事著作家”。

回顾他的一生可谓著述甚多,数百年来一直或毁或誉。有的把“马基雅维利主义”视为不诽信义道德、专以权谋术数为本能的邪恶的代名词,有的则奉之为治国治军的济世经纶。但在这一系列的背后,其实还有很多更为丰富的成就。

1469年5月3日,马基雅维利出生在欧洲早期文艺复兴运动的中心、意大利名城佛罗伦萨。与文艺复兴“文学三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以及近代自然科学奠基人伽里略同籍同代。他的家族原为一个工商业显赫的世家,属于新兴的早期资产阶级。父亲是个收入不多的律师,有一块田产,家境中等。他从小勤奋好学,读了不少拉丁文古籍和意大利文新书。后来就师于著名思想家阿德利尼,主修法学和文法,是其最为得意的门生。

其实在他出生的时候,教皇所代表的势力最为强大,而此时的意大利实际是被五个城邦强国分割的状态,外部还有法国和神圣罗马帝国的觊觎,可以说当时的意大利是处在一个乱世的状态中。随着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形成和欧洲文艺复兴思潮发展,要求打破宗教神学禁锢,建立代表新兴资产阶级利益的民族统一国家的呼声越来越高。面对山河破碎的场景,马基雅维利对此痛心疾首,不止一次与人讨论怎样才能使意大利重回辉煌的罗马时代。

25岁那年,法王路易八世率军入侵意大利,佛罗伦萨市民在萨伏那罗拉领导下起义,推翻了当时已变成封建贵族的美第奇家族统治,成立共和国。马基雅维利热情地参加了起义,认为共和国才是统一并治理民族国家的好形式。

四年后,他担任了第二官兼政府秘书,主管起草文件、办理外交,负责全城防务。此后十四年,他一直身居要职,多次衔命出使欧洲各国,与各国君臣周旋于樽俎之间,四方游说为祖国效力,并在国际政治和军事斗争中形成了自己的思想和主张。

1500年,他首次出使法国,就比萨城邦独立问题与法王路易十二谈判。在那里目睹了法兰西怎样在一个强有力的君主统治下实行高度集权,保持了国家的统一和强盛;期间他也饱尝的滋味,深感祖国因内部四分五裂而造成的国际地位低下,因此在回国后便积极参与政治活动中。1502年,马基雅维利被任命为新当选的共和国终身领袖”正义旗手”索德里尼的助手。

凡18岁到30岁的公民一律服兵役,以建立一支民族武装,取代“有奶便是娘”的外籍雇佣军。不久,担任兵役机构秘书的马基雅维利,下功夫研究了古罗马内战史,进一步感到唯有强悍的军队才是有效的政治工具,并把研究成果写成一份建立新军的建议书。他提出的方案和建议,立即被政府采纳。在他的主持下,一支以步兵为主的新式国民军诞生了,成分大都来自农民。

1509年,他亲率这支军队击败了比萨城邦军。后来,他参加了教皇伏利乌斯二世对乌姆布利安和爱米利亚的几次作战。其间,他还着手创作长诗“意大利史”,诗中洋溢着对祖国大地的一片深情。1512年的拉文纳之战,法军战败,西班牙军帮助流亡中的美第奇党人围攻佛罗伦萨,马基雅维利亲自指挥国民军奋勇抗击。但因力量悬殊遭到失败,美第奇家族统治得以复辟。

次年初,他潜回城内参加共和派的起义密谋,事泄被捕下狱。当局六次严刑拷打,追问共和党内情,他始终守口如瓶。狱中,他写了一首长诗给出自美第奇家族的罗马教皇利奥十世,用沉健诙谐的诗文隐喻应当恢复他的自由。经朋友说情,利奧十世也爱惜其博学高才,便下令释放了他,但不准任职做事。

出狱后,马基雅维利携家人隐居于城郊8公里的卡斯夏诺乡间。在长期放逐、举家饥寒的年月里,他著书立说,用笔表达、宣传自己的思想。

他的第一部名著《君主论》完成于1513年底。书中以前所未有的直言不讳的语言提出了一种政治理论:

在内争外患的乱世,应由一个手腕强有力的君主建立统一的专制国家,君主可以不择手段地使用军事暴力和阴谋诡计,根本不必考虑什么道德信义。这种理论实际上反映了资产阶级要求建立自己的国家机器的政治愿望,为西方近代政治学奠定了基础。

乍一看,马基雅维利的观点略显激进,许多人都以为他宣扬的是“不择手段来达到目的”。

但实际上,马基雅维利认为追求的目标是建立在国家稳定与繁荣的基础上,而个人的利益并不在此范畴内;另外马基雅维利也没有完全否定道德的存在,更没有让人们去自私自利。但因为该书的观点在当时是在过于激进,因此许多人都对《君主论》大加批判。

1517年,他又写出了《共和论》,大胆阐述了王权必须大于教权的进步思想。从1520年起,他被聘为史官,编纂了史学巨著《佛罗伦萨史》(下图)。此外,他还从事了喜剧、诗歌,翻译、人物传记等方面的大量创作活动,可以说在乡间著书立说的时期,马基雅维利充分展现了他们的文学和军事才华。

作为一代军事思想家,马基雅维利在1519-1521年间完成了他自认为是平生得意之作的《论军事学术》。

书中他对比分析了各国军制和各种作战方式的利弊长短,主张用普遍兵役制基础上的民兵式常备军取代雇佣军。阐述了关于军队严格训练、作战行动协调一致、实行快速机动、力争行动突然和建立物资储备等原则,特别强调统帅必须具有毅力、果断精神和丰富的知识。

在马基雅维利隐居乡间著书立说的十几年间,美第奇家族了解到马基雅维利的能力之后,恢复了他的职位并启用了他的一些建议。1526年,哈布斯堡王朝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派大将波旁入侵意大利,佛罗伦萨首当其冲。马基雅维利为救国于危难,全力以赴操持防务,亲自督修要塞工事,并赴摩德纳商谈援兵工作。出使期间,教皇与法王议和停战,不料波旁擅自攻陷罗马城,期间马基雅维利率援军驰赴往救。刚走到半路,获知佛罗伦萨共和派恢复了原佛罗伦萨共和国,他本人于是赶回想要重整旗鼓。

遗憾的是,许多新政府的官员认为其背叛了共和国的初衷,选择与美第奇家族合作是一种“叛国行为”,因此他的申请便一直没有重视。这重大的打击令他一蹶不振,积劳成疾的他于1527年6月21日在佛罗伦萨逝世,年仅58岁。

虽然马基雅维利和他的《君主论》在史学上一直都争议满满,但书中所罗列的军事理论和治国之道还是被一些知名政治家所推崇。德国的腓德烈大帝把这部书称为是自己的“老师”。1812年,美国总统杰弗逊下令出了美国版,以提高军队和国民的军事思想素养。就连在军事理论领域以严苛而著称的战争哲学大师克劳塞维茨也认为,这部著作“对军事科学有非常合理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