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佛罗伦萨的历史

【特别策划】对话达芬奇

当你走进“时光宝藏—对话达芬奇”沉浸式光影艺术体验展,无数的新奇等待你去发现。当你静静仰望一幅幅隔空的历史长卷,所有过去的这些经典都在为未来点燃希望。

在意大利历史上最辉煌的文艺复兴时期,达芬奇当之无愧地成为了最能表现文艺复兴精神的艺术家。他的研究范围涵盖了几乎所有知识领域——绘画、光学、人体、数学、物理、天文、水利、建筑、植物等,代表了一个独特的流派。今天的人们如何能与过去对话?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时光宝藏—对话达芬奇”沉浸式光影艺术体验展营造出的时光空间,正吸引着无数人前来探寻。

达芬奇存世的画作很少,但他留下了6000多页的草图手稿和笔记。人们一直想根据这些手稿和笔记,为达芬奇做一个系列展览,展现关于他的一切成就。得益于多媒体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这个梦想终于在今天实现了。

本次“时光宝藏—对话达芬奇”沉浸式光影艺术体验展是意大利和中国博物馆界、科技界、美术界、文化界和教育界上百位专家,历时6年打造的一场科技与艺术的、跨越时空的、东西方艺术历史文化融合的主题性展览。为了此次展览,专家们作出了巨大学术贡献,倾注了无数心血。意大利团队在疫情肆虐期间,甚至穿着防护服一起工作。他们与北京数字光影重点实验室的技术专家和艺术家团队,通过视频通话和实验数据同步进行研发和修正,高度的专业性保证了展览的质量。

对于这场震撼的展览,意大利佛罗伦萨市长纳德拉(Dario Nardella)都不禁感慨道,“展览运用多媒体语言,彻底颠覆了传统的方式,改变了博物馆展陈的概念。”纳德拉表示,“时光宝藏—对话达芬奇”沉浸式光影艺术体验展是向一位伟大艺术家的致敬之作,这个项目非常有意义,代表了当今艺术和文化的活力。“我想说,新的文艺复兴正在等待着我们。意大利和中国拥有深厚的历史渊源,我们可以共同克服今天的困难,迎接美好的明天,就像年轻时的达芬奇,就像十六世纪初期的佛罗伦萨一样,待文艺复兴诞生,延绵至全世界各地。此刻我们需要克服病毒的感染,一起迎接文化和美的传播。”

展览共分为东西方艺术叙事厅、西方展品厅、东西方沉浸式光影厅、东方展品厅、达芬奇模型装置厅、维特鲁威人沉浸式光影厅、文创品厅和艺术教育厅八个板块,横跨数字艺术、空间艺术、绘画艺术、装置艺术、艺术教育、结构科学、中国非遗、文创产品等多领域,期望给观众带来全新的沉浸式艺术体验和不同角度的艺术理解与思索。

在西方展品厅,观众不仅能与举世闻名的《蒙娜丽莎》《最后的晚餐》数字光影画作来一次亲密接触,更能欣赏到《岩间圣母》《贤士朝圣》等共11幅由意大利独家授权的数字光影画作。本次北京站体验展还专门设计制作了维特鲁威人沉浸式光影区域。维特鲁威⼈是几何学对称的⼀种象征,它具有完美的⼈体⽐例,被认为是艺术与科学之间和谐的证明。维特鲁威人沉浸式光影厅仿佛⼀把钥匙,重新打开达芬奇《维特鲁威⼈》的空间。

为了让观众身临其境,“时光宝藏—对话达芬奇”沉浸式光影艺术体验展采用了5G、8K、AR、VR、AI等新技术应用,实现技术革新与艺术创新的有效融合,通过将装置艺术、新媒体技术、音乐创作、现场表演等多项视听元素融为一体,呈现出一场全沉浸式、全息光影、独家数字版权和自主研发的国际数字光影展。

进入东西方沉浸式光影厅,达芬奇光影的故事将从达芬奇的研究主题“水”开始。在水的背景下,由伦敦国家美术馆收藏的达芬奇画作《岩间圣母》逐渐映入眼帘。虽然达芬奇是最能表现文艺复兴精神的艺术家之一,但他之所以被称为天才,还因为他的研究范围涵盖了当时几乎所有知识领域。展厅楼梯间壁画上的空气螺旋桨,便是达芬奇的发明之一。它也被认为是最古老的直升机。

在达芬奇模型装置厅,根据达芬奇手稿中的记录制作的投石机、自承重桥、动力桨叶船、空气螺旋桨、海军大炮、棍棒战车等共9件模型正在静静地等待观众的到来。为了完美还原达芬奇的手稿,这些模型均由意大利马特维特家族手工制作,从意大利空运而来。

展厅的一角还专门设置了达芬奇的全息影像。影像中,达芬奇以⼀个可爱俏皮的老头形象讲述自己的故事:从在芬奇小镇度过童年开始,到在佛罗伦萨成为⼀名画家,再到移居米兰进入个人艺术的成熟期。达芬奇介绍他看似不经意的过往,却⼜成就了艺术家⾮凡的⼈⽣,这段演讲展示了天才的360度。观众们无需担心自己与达芬奇之间有语言障碍,此次意大利团队第⼀次让达芬奇“说中⽂”。这是达芬奇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吧,然而今天通过科技手段实现了。

两千多年前,东西方因丝绸之路,跨越地球两端,连接在一起。今天,在“时光宝藏—对话达芬奇”沉浸式光影艺术体验展上,北宋赵令镶的《陶潜赏菊图》、徐熙的《梅花翠鸟图卷》等传世之作都将与达芬奇的作品同时出现在一个体验式大厅里,进行一场穿越时间和空间的东西方艺术对话。

此外,与达芬奇处于大约同一个一百年的“吴门四家”沈周、文徵明、唐伯虎、仇英的部分代表作,也将通过展览形式分别对话同一个时代的达芬奇的艺术作品,让观众们借此体验东西方艺术家那时的所思所想,以及对人文、社会、自然的体悟。为了纪念此次中意文化交流的时空对话,清朝意大利传教士郎世宁的《百蝶图》也亮相展览。

此次展览的总策划人表示,这是一场五百年前同一时间轴上东西方顶级艺术家作品的对话,这是一场五百年后全球同样经历疫情肆虐时对未来艺术发展思考的对话,这是一场用先进的数字光影技术展示解读东西方艺术不同魅力的对话,这同时也是一场东西方新艺术传媒青年精英展示才智视野的对线世纪,处于文艺复兴运动中心的佛罗伦萨对历史进程有着非凡的贡献,在摆脱大瘟疫的困扰后,意大利恢复并开始了激动人心的文化复兴热潮,并且与欧洲一道迎来了伟大的文艺复兴。当下新冠肺炎疫情还在全球蔓延,中国作为全世界抗击疫情最有效的国家之一,在抗疫中展现的中国精神和中国方法,也让全世界的人们重新去思考和学习东方智慧在时代中孕育的生命力,同样对于中国未来艺术在世界的发声和发展起到重要作用。

在艺术史的长河中,“时光宝藏—对话达芬奇”沉浸式光影艺术体验展是一次前无古人的尝试。展览方在克服了疫情等无数困难后,通过一支非凡团队的不懈努力,让我们穿越时空有幸遇见。当你走进“时光宝藏—对话达芬奇”沉浸式光影艺术体验展,无数的新奇在等待你去发现!当你静静仰望一幅幅隔空的历史长卷,所有过去的这些经典都在为未来点燃希望。

意大利佛罗伦萨的圣母百花大教堂

这座雄伟的地标可能更为人所知的是佛罗伦萨大教堂,它占据了佛罗伦萨的天际线。圣母百花大教堂历时 140 年才完工,与邻近的洗礼堂和乔托钟楼一起是佛罗伦萨文艺复兴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装饰其外部的多色大理石与顶部的大砖圆顶形成强烈对比。走进大教堂广阔的内部空间会立即发现它的重要性,而大教堂圆顶和乔托钟楼的景色是整个体验中的樱桃。

这座雄伟的地标可能更为人所知的是佛罗伦萨大教堂,它占据了佛罗伦萨的天际线。圣母百花大教堂历时 140 年才完工,与邻近的洗礼堂和乔托钟楼一起是佛罗伦萨文艺复兴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装饰其外部的多色大理石与顶部的大砖圆顶形成强烈对比。走进大教堂广阔的内部空间会立即发现它的重要性,而大教堂圆顶和乔托钟楼的景色是整个体验中的樱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诗人与他的城市:但丁与佛罗伦萨

3月25日,意大利又将迎来全国性的“但丁日”(Dantedì)。这不禁让我想起10年前的那个春天,我和朋友安娜玛利亚在但丁(Dante Alighieri,1265—1321)的故乡佛罗伦萨,在共和国广场的红马甲咖啡馆喝咖啡。那是未来主义的诞生地,带着20世纪特有的先锋质感,却和这座城市强势的文艺复兴文化传统如此和谐。我们聊得很愉快,她是典型的佛罗伦萨人,对文学艺术有着与生俱来的热爱。从咖啡馆出来,我们信步走到了附近的费尔特里内利书店,见有但丁专区,我便抽出一张CD,那是意大利著名导演兼演员贝尼尼(Roberto Benigni)朗诵的《神曲·地狱篇》第5章。安娜玛利亚看到,随口就背诵起来。我有点惊讶,拿出另一张CD,是第12章。她笑了笑,朗朗背来。

佛罗伦萨原来如此熟悉和热爱但丁与他的《神曲》。然而,余生近20年都未能回到佛罗伦萨的但丁,如何看待他的这座城?700年之后,如果回到这里,他还能认出这座文艺复兴之城吗?

生于斯,长于斯,最后却被审判和驱逐,但丁对佛罗伦萨的感情非常复杂,那是他一生牵挂的城市,却也是他一生批判的城市。

彼时的佛罗伦萨,还是一座中世纪的城市,还没有乔托的钟楼、布鲁内勒斯基的圣母百花大教堂圆顶、美第奇家族的豪华宫殿,甚至连新圣母玛利亚大教堂和圣母百花大教堂都还没有建起来,或许他最多目睹了这些工程的工地。就建筑的数量、规模和精美程度而言,还不如比萨。但这座城市正在顺势崛起,纺织业、金融业等造就了大批的“新人”(Gente nuova,指13世纪下半叶佛罗伦萨的暴富阶层和涌入城市的劳动者)。

但丁对佛罗伦萨的愤怒是《神曲》最让人难忘的主题之一。这种反佛罗伦萨是严肃的,也是持续性的。他描述的地狱中,到处都是佛罗伦萨人。但他的批评是有相对聚焦的主题的。但丁的注意力大部分集中在13世纪中期佛罗伦萨的圭尔夫党和吉伯林党的党派暴力之争,以及14世纪前后黑白两党的互斗上。《地狱篇》的第6章,恰科和但丁说他生活在“你的城市,那里充满了猜忌”(本文《神曲》译文均选自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9 版《神曲》,黄国彬译),这是《神曲》首次提到佛罗伦萨,也奠定了但丁对她的基本情感基调。

佛罗伦萨的经济发展并没有让但丁高兴,在他眼里,旧时的佛罗伦萨“在古老的围墙之下静置”,民风简朴、体面、和睦、有操守;人们将自己视为亲密团结的公民群体的一员,这些“忠实可靠的市民社会”对那些暴富的家族嗤之以鼻。后来,佛罗伦萨却成了“娼妓”,世风日下,腐败不堪,而腐败的根源是弗洛林,他将其称为“被诅咒的花”。这是1252年开始发行的一种24K金币,催生于佛罗伦萨日益增长的金融产业,迅速成为国际贸易中的主流货币。

但丁将《神曲》的旅程设置在1300年圣周(Holy week),他被佛罗伦萨驱逐的一年半之前,同时也是他密切投入政治生涯之际。在《神曲·天堂篇》第17章,作为朝圣者的但丁得到预言,他将会被流放——的确,1302年被流放之后,他至死未能回到佛罗伦萨,直到2008年6月,佛罗伦萨才通过决议,撤销了对但丁的判决。但他也知道,他的流放有更高的目的,他的生命、他的诗人生涯,将在此后包含了各种他能够企及的真相,而这正是因为他与佛罗伦萨这座城市的分离。离开佛罗伦萨成为必要。在某种意义上说,诗人与佛罗伦萨在智识和哲学上的分离是独立于这个城市与他的分离的。在虚构的文字里,诗人拒绝了佛罗伦萨,并先于佛罗伦萨拒绝了他。正如美国康奈尔大学历史学教授约翰·纳杰米(John M. Najemy)所说:“将佛罗伦萨留在身后,成为人类赋予但丁政治和道德救赎愿景的必要前提条件。”

对佛罗伦萨的愤怒,归根结底源于但丁对佛罗伦萨的热爱。这在诗中也流露出来。他把对佛罗伦萨的美好理想留在了《神曲·天堂篇》第15章。但丁借高祖卡恰圭达之口,怀想了一下他理想的佛罗伦萨:那里的生活依然是田园的、和睦的和平静的。他希望回归往昔,希望阻止时间前进,重建一个被固有的政治体系所保卫的恒久不变的世界,恰如天堂中的永恒天庭。然而,那是回不去的历史,是无法倒流的河水。那种退回式的愿景只能出现在想象里。

但丁离开佛罗伦萨,是为了重新与佛罗伦萨相遇,就如同他写作《神曲》,也是将其当作回到那里的护照。尽管但丁再也没能回去,但今天的佛罗伦萨,到处都是但丁的影子。你能看到叫“但丁”的旅馆、皮具店、咖啡馆;大街小巷的纪念品店里,有但丁的半身像、明信片和他笔下的地狱、炼狱、天堂的图片。甚至因为丹·布朗小说《地狱》(Inferno,2013)以及根据该小说改编成的电影《但丁密码》(2016)的盛行,催生了佛罗伦萨“地狱之旅”的步行游览路线多块石碑就被放置在佛罗伦萨各处,标记着但丁诗中提到的地方。

从圣母百花大教堂往南直到阿尔诺河,有很多关于但丁的各类遗迹。不过,这些遗迹大多源于传说,因为关于诗人的生平,有文字记录并能够考证的地方其实很少。

教堂门口便是但丁笔下的“美丽的圣约翰洗礼堂”。直到14世纪初,它是佛罗伦萨规模最大、装饰最精美的建筑。洗礼堂的马赛克天花板上,撒旦正在啃噬着一个罪人,也许这也给了但丁灵感吧?教堂旁边的帕罗托勒广场有一块大石头,上面钉了一块金属牌,写着“I VERO SASSO DI DANTE”(真正的但丁之石)。据说但丁经常在那里沉思冥想。而就在圣母百花大教堂的南侧,有一块大理石镶嵌在墙上,上面也刻着“Sasso di Dante”(但丁之石)这几个字。有人说,这才是但丁真正待过的地方。

继续往南有切尔奇教堂,人们管它叫但丁教堂,因为这是其家族教堂所在地,也是他和杰玛·多纳蒂举行婚礼的地方。更重要的是,人们认为9岁的但丁正是在这里初遇贝阿特丽采。他对她一见钟情,并一生都将她当作自己的缪斯和真爱。

离教堂不远就是但丁故居博物馆。很多人认为这是但丁的出生地,不过很多学者更倾向于认为圣马提诺广场的阿利格耶里之家才是真正的但丁故居。但丁故居博物馆三层房子里陈列的艺术品呈现了当时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状况,让人看到但丁生活的方方面面如何影响了他的体验。

东侧的巴杰罗博物馆曾经是城市公议会的中心,也正是在这里发出了但丁的驱逐令。这里有一幅但丁肖像的湿壁画,据说是与但丁同时代的乔托所作。再往南一点,到了维奇奥宫,是但丁曾经担任执政官时的办公地。二楼的五百厅陈列着但丁的一个面具,据说是15世纪晚期隆巴尔多父子(Pietro and Tullio Lombardo)从拉文纳的但丁墓上复刻的。

东面的圣十字教堂,门外竖立着一座巨大的但丁雕像,是1865年为纪念但丁诞辰600周年所立。但教堂里并没有但丁的遗体。但丁长眠于拉文纳,尽管佛罗伦萨人长期以来试图将其遗体迁回,却一直未能如愿。

再往南,就能看到阿尔诺河了。避开老桥的人山人海,往下游走,就能看到圣三一桥。尽管亨利·霍利迪(Henry Holiday)创作了著名的《但丁在圣三一桥邂逅贝阿特丽采》(1883),历史上并没有记录过两人的三次相遇有一次发生在这座桥上。但这幅画似乎让《新生》中的文字有了具象的呈现,成了真实的记忆。

历史消解了佛罗伦萨和但丁之间所有的隔阂,但丁成为这座城永恒的一部分。2021年为纪念但丁逝世700周年,由市政府协调组成纪念委员会,聚集了该城30多个重要文化机构,通过各种活动,讲述但丁和佛罗伦萨的故事。疫情并没能阻碍人们对于但丁的热情,某种程度上,也正是疫情让人们更需要但丁。他笔下从地狱到天堂的旅程,他书中人类和地理的多样性,给了人们直面灾难和混乱的信念。

仅2021年“但丁日”当天,佛罗伦萨举办的活动就有16个。如当天开启的“但丁的散步”计划。自此,每个周日都开展免费游,探索这位伟大诗人在佛罗伦萨的物理和虚拟路线,恢复但丁时代的城市面貌。线上则举办“但丁和马可波罗的旅程”对谈、巴杰罗的“但丁日”研讨会等。嵇康学会、乌菲兹美术馆、托斯卡纳戏剧基金会、各大图书馆,都有线上线下各类活动,形成了“但丁日”的大合唱。

“但丁日”之外,诗人也被各界全方位地纪念和解读。文化界的但丁主题展览自不必说,如乌菲兹美术馆的“再见群星”、新圣母玛利亚教堂博物馆的“16世纪的但丁”、皮蒂宫的 “从地狱到最高天”等。法律界和历史学界举办了“700年之后:但丁判决重审”研讨会,从法理和历史角度,试图核实对但丁的定罪判决,是在常规司法程序下作出的还是为打击政治对手的工具性司法的结果;宗教界则举办“从当时到永恒”讲座,红衣主教拉瓦西(Gianfranco Ravasi)解析《神曲》关键段落,反思但丁的诗歌与神学的关系。教育界也和各界合作,将但丁格言和词汇做成数据库,推广给意大利的中小学。

佛罗伦萨向来是但丁研究的重镇,光是但丁学会就有两个。一个重学术研究,出版著作,举办讲座;另一个重语言文化,开设课程,举办展览和沙龙。两者都历史悠久,影响甚广。在两个学会的推动下,有关但丁的解读、研究和推广从未停止。但丁全集不断增补,2021年又出新版,《神曲》等作品也不断修订再版。但丁与佛罗伦萨的关系也总是有新发现和新解读,如近年来对但丁的阐释已不限于文本研究或文化艺术研究,而与这个城市的各个场所联系在一起,共同呈现佛罗伦萨的历史和现状。例如2021年出版的《但丁在佛罗伦萨图书馆的时光》(Dante e il suo tempo nelle biblioteche Fiorentine)深受读者喜爱,还举办了同名展览。

解读不是纪念但丁唯一的方式。以但丁为起点,才是诗人永远存在于佛罗伦萨的原因。而佛罗伦萨因为但丁,也不断发生变化。但丁故居不仅开放线上游览,也举办但丁元素的时装秀。2021年朱塞佩·佩诺内(Giuseppe Penone)还在领主广场展出当代雕塑,致敬但丁《神曲·天堂篇》中那句“这棵树从顶部下生,其果常熟,其叶不谢”。这些先锋前卫的当代艺术创作,和但丁各种纪念活动一起,在互联网的助力下,给这座文艺复兴之城带来了新的创意和生机。但丁在这座城市里不仅仅被纪念,也一直焕发着新的生命光彩。

但丁故居的门口,有个街头艺人扮成但丁,身披中世纪的红袍,头戴桂冠、脸涂白粉,似要引领人们穿越现实世界,抵达那个久远的年代。他的节目就是朗诵《神曲》。你可以给他一些欧元,请他朗诵你选择的段落。一天下午,我随口请他朗诵《神曲·天堂篇》第18章,他用不到一秒的时间翻开了书,声情并茂地读了起来。我不禁诧异他翻书的速度,便凑过去看了一眼。那本书,是无字的。

就在那一瞬间,佛罗伦萨、但丁和《神曲》,历史底色和当代形态,就这样重叠在了一起。

(作者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副教授、意大利比萨高等师范学院文学博士)

走近文艺复兴发源地——佛罗伦萨

这是4月14日拍摄的意大利佛罗伦萨城市风光。佛罗伦萨是意大利中部托斯卡纳大区的首府,欧洲文艺复兴的发源地,堪称意大利的“文化首都”。198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佛罗伦萨历史城区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新华社记者 金马梦妮 摄

这是4月14日拍摄的意大利佛罗伦萨城市风光。佛罗伦萨是意大利中部托斯卡纳大区的首府,欧洲文艺复兴的发源地,堪称意大利的“文化首都”。198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佛罗伦萨历史城区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新华社记者 金马梦妮 摄

这是4月14日拍摄的意大利佛罗伦萨城市风光。佛罗伦萨是意大利中部托斯卡纳大区的首府,欧洲文艺复兴的发源地,堪称意大利的“文化首都”。198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佛罗伦萨历史城区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新华社记者 金马梦妮 摄

4月14日,一名游客在意大利佛罗伦萨的米开朗琪罗广场俯瞰城市风光。佛罗伦萨是意大利中部托斯卡纳大区的首府,欧洲文艺复兴的发源地,堪称意大利的“文化首都”。198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佛罗伦萨历史城区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新华社记者 金马梦妮 摄

在《维纳斯的诞生》前上艺术鉴赏课与600年老城打个照面

佛罗伦萨,曾因其意大利语发音,被译为“翡冷翠”,是一座文艺气息尤为浓厚的西方历史都会。在今天的佛罗伦萨市内,历史中心区作为五个城区之一,于1982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整体列为世界遗产。

佛罗伦萨于公元前59年建城,是作为当时罗马的军事要塞而发展起来的。至今,历史中心区的核心地带还保留着最初城建大致布局。到文艺复兴时期,以14世纪即建成的领主广场为中心,乌菲兹美术馆、圣母百花大教堂、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巴杰罗美术馆以及碧提宫环绕坐落在阿诺河两岸,城区基本定型。

一个秋日的清晨,同期留学德国的我们一行五人前往历史中心区,拜访这个被称为“文艺复兴的摇篮”的地方。

在佛罗伦萨,赭红色的屋顶是建筑最主流的颜色,阳光透过薄雾探入城市,使人不由得放慢了一切节奏。由于佛罗伦萨火车站的站前广场直接嵌入老城西北,一出站,我们就已置身佛罗伦萨的历史中心区,猝不及防,与这个几乎完好保存的600年老城打了个照面。

顺着塞雷塔尼大街一路向东步行约10分钟,第一个“打卡点”圣母百花大教堂就在眼前。使用红、白、绿三种意大利国旗色花岗岩贴面和勾线作为外墙装饰,穹顶和钟楼分居东西两侧,高高越过整个历史城区的天际线,一下子使这座建筑获得了俯瞰整个佛罗伦萨的“特权”。

史载,1296年美第奇家族出资新造此教堂,花了175年左右的时间才最终建成,当时的建筑大师布鲁涅内斯基仿造罗马万神殿设计了建筑穹顶。他在完成这一空中巨构的过程中没有借助于拱架,而是用了一种新颖的相连的鱼骨结构和以椽固瓦的方法从下往上逐次砌成。

这组建筑并不刻意与市井隔绝,相反,其周围阡陌纵横、人流熙攘、店铺各色,兴高采烈地挤进佛罗伦萨市民日常生活中。

从圣母百花大教堂向南三四个街区,即是领主广场——佛罗伦萨历史中心区的原点。作为现代意大利语的奠基者,也是欧洲文艺复兴时代的先驱人物但丁的纪念地,但丁故居博物馆便在这街巷深处。佛罗伦萨这座城市和文艺复兴的关联实在太过密切,值得探访的地方亦不计其数。遗憾的是我们时间有限,没能拜访那条700多年前但丁出生的旧巷,一行人一边惊叹于领主广场上兰奇长廊的杰出雕塑作品之多,一边一头扎进广场南侧的乌菲兹美术馆。要知道,这里的镇馆之宝之一可是那幅《维纳斯的诞生》!不过更让我们有感触的是,当地孩子们的艺术鉴赏课程也在这里“现场教学”,小家伙们一齐小声“si”(意大利语“是”)着与老师互动,现场看着倍感温馨有趣。

其实,与这些馆藏相关,更为传奇的故事要数乌菲兹美术馆和美第奇家族的关系本身。这座兴建于1560年、拥有大型回廊的建筑,一开始是乔尔乔·瓦萨里受第一代托斯卡纳大公、科西莫一世·德·美第奇之托所建的市政司法机构办公室。科西莫一世的继任者弗朗切斯科一世·德·美第奇开始将家族收藏存放至这座大型建筑的顶层,并不断扩充,逐渐使这座建筑成为整个欧洲最古老的博物馆之一。之后,历代家族继承人进一步扩充馆藏,直到1743年最后一位直系后裔遗言中规定“将美第奇家族的所有收藏品都留在佛罗伦萨,不可携出,并向公众开放展出,为公众服务。”她代表家族将包括乌菲兹美术馆本身及其藏品都捐赠给了佛罗伦萨。就此,它们成为一笔真正的公共财富。

步出乌菲兹美术馆,沿着阿诺河畔向西,马上会看到作为佛罗伦萨著名地标之一的“老桥”,这是一座建于中世纪的石拱桥,跨过阿诺河南北,很有一番厚重感。比较有意思的是,这座老桥一直有商业功能,除了正中间的道路外,桥的两侧全是商店,甚至17世纪就开在桥上的商号至今仍存。此时已是日落时分,老城灯火初上,我们决定不再前往阿诺河南岸的碧提宫。当下,找一家餐厅才是最急迫的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