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陆军前高官:博尔顿算啥特朗普才是伊朗政策的“真正推手”

今天(5月18日)的《》在其文章《特朗普要求信任的助手缓和与伊朗的紧张关系》(Trump asks trusted aide to ease tension with Iran)中写道,特朗普正寻求重新控制一个难以驾驭的政府,他担心他的顾问之间日益扩大的矛盾可能会无意中使美国陷入中东的一场新战争。他会见了五角大楼高级官员,告诉他们,他“没有计划”与伊朗开战,也不寻求军事对抗,尽管自去年退出伊核协议以来,他对德黑兰采取了好战立场。

过去几天,紧张局势急剧升级。此前,美国以受到伊朗的威胁为借口,宣布向海湾地区增兵;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公开了这一决定。然而,消息人士表示,五角大楼将军舰和轰炸机重返海湾,只是例行公事——尽管博尔顿将此描述为“非同寻常”。

美国前陆军副司令基恩将军是特朗普最近征召进行磋商的众多外部顾问之一。外界担心,博尔顿的强硬立场正在损害一项无需军事对抗就能施加最大压力的政策。基恩说,72岁的特朗普才是伊朗政策背后“真正推手”,并非博尔顿,特朗普不会允许军事对抗。“外界怀疑博尔顿在推动对伊政策,因为他一直对伊朗坚持立场,但他只是个国家安全顾问,并没有决策权,特朗普才有,”基恩说。

还有,55岁的国务卿蓬佩奥虽然在对伊朗问题上也很强硬派,但远不及博尔顿好战,他非常听特朗普的话,即在不开枪的情况下解决冲突。期间,美国新安全中心的戈登伯格更表示:“除了博尔顿,没有人想要战争。”

另外,沙特和以色列虽然一开始暗地支持现年70岁的博尔顿,并通过各种方式来鼓动特朗普对德黑兰采取强硬路线,但他们现在似乎对直接冲突保持警惕。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昨天告诉安全官员,该国将努力避免卷入美国和伊朗之间的任何冲突。沙特也对上周未发生在霍尔木兹海峡的油轮“破坏”反应相当克制。

16日,蓬佩奥打电话给阿曼领导人卡布斯,商讨了伊朗问题。2013年,奥巴马政府与伊朗就2015年的达成的伊核协议谈判之初,阿曼扮演了秘密中间人角色。当天,特朗普在白宫接待了瑞士总统毛雷尔,希望利用这个中立国家开启与伊朗的沟通渠道。

据说特朗普对他允许博尔顿引导他处理伊朗政策的建议十分懊恼。国家安全顾问是白宫要求五角大楼更新其伊朗战争计划的根源,这导致了一个涉及部署12万军队的新蓝图。这打破了特朗普的竞选承诺,即让美国从耗资巨大的海外战争中脱身。

特朗普当初承诺退出伊核协议,该承诺是在去年博尔顿被任命后不久实施的,这使得伊朗成为华盛顿外交政策议程中的头等大事。然而,在去年最新的《国家安全评估》中,它只占据了美国面临的紧迫战略威胁的“第四层”。伊朗问题专家菲茨帕特里克表示:“伊朗不是战略威胁,甚至连战术威胁都算不上。”

与此同时,对于美国的咄咄逼人,伊朗做出了明确反应。革命卫队的一位发言人昨天表示,这支精锐部队可以“轻易”攻击新派往海湾的美国任何军舰。

前英国外交官,现供职于某风险管理公司的霍利斯警告说,意外冲突仍然是最有可能引发战争的导火索。“伊朗远非铁板一块,在过去,它非常擅长判断他们可以达到的门槛,而不会引起反应。如今,确定阈值要难得多,”他说。

然而,特朗普似乎正在享受这种过程,他昨天在推特上写道:“有那么多虚假和编造的新闻,伊朗可能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否认他的团队存在紧张关系。“我对我的人没有生气。我自己做决定,”他昨晚在一次会议上说。“蓬佩奥做得很好。博尔顿也做得很好。”

据传美国领袖博尔顿或许要离职了这是真的吗?

而在美国大选将近,特朗普重新将焦点转移回国内的美国政局来看,博尔顿的离职或将成真。

从政绩上来看,博尔顿并没有达到特朗普的期望特朗普执政初期的外交重心放在朝鲜问题和以色列身上,但美以关系提高,并不算一个很耀眼的外交政绩,而美朝关系正常化也因为双方缺少互信难以推进。

所以为了确保在大选年有足够的外交政绩压身,特朗普一改此前的“和平外交”,大力在今年推进针对委内瑞拉和伊朗的极限施压,而这两大战略实施,都出自博尔顿的手笔。

而现在,马杜罗依然端坐在委内瑞拉中,甚至委内瑞拉经此一役后政治反而趋于正常化,这对委内瑞拉人民是好事儿,可却不能增加特朗普半点政绩。

伊朗危机的处理失败,更是让美国的国际威信大受打击,虽然如今制裁继续,但在全球目光中,美国被伊朗轰下无人机,国际邮轮在眼皮子底下被炸,沙特、阿联酋等国积极的挽救和伊朗的关系,无不让特朗普颜面大失。

由此可见,博尔顿主导的外交战略可谓全面失败,也难怪此前特朗普在私人场合公开抱怨对博尔顿的不满。

特朗普争夺中间选民,博尔顿因此下台美国自奥巴马以来,美国社会就对战争兴趣大减,除了小布什政府因为伊拉克战争导致引发金融危机以外,美国如今成为了日产千万桶的石油输出大国,也缺乏了对中东采取武力干预的能源安全驱动力。

而在美国大选已经如火如荼展开的当下,特朗普必须要考虑到美国内反战的巨大民意。

事实上,就在近日控制下的众议院就出台了限制特朗普政府在近期对伊朗开战的法案,其竖立反战旗帜,拉拢保守派中厌战的选民之心,可谓昭彰。

所以在此时,特朗普开除或者放声准备开除素来主张武力解决伊朗的博尔顿,无疑能让特朗普改变“好战的形象”,保住反战的保守派乃至于中间派选民。

特朗普无心战事,博尔顿鸟尽弓藏特朗普启用博尔顿是因为此人在共和党中拥趸甚多,也是美国的领袖型人物,素来以好战著称。

然而特朗普虽然上任以来大言连连,但口嚣而战不至,实际上是一个典型的中右型总统,在缺乏足够利益驱动下,他并没有轻易开战的兴趣。

随着美国经济近日大举利好,美股捷报频传,特朗普的选战重心势必会回到国内问题上,依靠经济的耀眼政绩,重启自己拿手的保守主义——比如7月14日,特朗普针对四位有色女议员,又是在记者会炮轰,又是连发四条推特,其竞选策略无疑又重回到了2016年大选时他熟悉的保守节奏。

所以在短期无战事的情况下,博尔顿又已经成为了美国反战人民的眼中钉肉中刺,对于特朗普而言,将其换掉无疑利大于弊。

所以虽然博尔顿现在的离职传闻还没证实,可根据以往的特朗普风格来看,早早就被完成了“私人场合放风声”的博尔顿,恐怕离职真不远了。

下一个目标古巴!博尔顿的激进会引发更多麻烦 美国已有实际行动

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美国对古巴在近期似乎都越来越感兴趣,除了指责、警告古巴不要干涉委内瑞拉问题之外,美国也对古巴做出了实际行动。美国国务院就在近日宣布,将会激活搁置23年的《赫尔姆斯-伯顿法》第三条,即资产若在古巴革命1959年胜利以后遭古巴政府没收,古巴裔美国人可以起诉使用那些资产的古巴实体以及与这些实体有经贸往来的第三国企业,而这个新政策对美古关系的影响也将非常大。

只是,古巴作为一个反美国家之所以能够在美国身边长期存在肯定也是有原因的,而美国拿古巴问题做文章的做法和想法也都是非常危险的。

很多分析都认为,美国之所以选择在此时对古巴动手,最大的原因很可能是委内瑞拉问题,而在美国的涉委内瑞拉问题表态当中,古巴也一直是被指责对象。也就是说,美古现今的纠纷都是因委内瑞拉而起,美国想要的只是古巴能够服从美国的委内瑞拉利益。

作为美洲地区最老资格的反美国家,古巴在反美之路上已经坚持超过半个世纪,虽然在2016年奥巴马也开启了美古外交新思路,但是在美国内部,反对美古发展关系的力量仍然非常强大,对美国现今的对外政策有很大影响力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博尔顿就最为典型。

(奥巴马2016年对古巴的访问是近90年时间里,美国在任总统对古巴的第一次访问)

早在今年2月份,在委内瑞拉问题朝着有利于美国的方向快速发展之时,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就曾公开、骄傲的宣称,美国支持委内瑞拉、古巴和尼加瓜拉更换政府,美国政府已经在这样做了,并且将持续下去,不仅在委内瑞拉,在尼加拉瓜和古巴会采取相同方式,美国正努力为这些人取得良好结果。而美国对古巴的行动之所以没有提上日程,委内瑞拉事态的发展是根本原因。

而从蓬佩奥的表述和美国的系列动作也可以看出,委内瑞拉只是开始,在接下来,美国就会开始对付古巴。而对于古巴来说,在美国的激进政策之下,委内瑞拉对于古巴就是唇亡齿寒。

但是,古巴不是委内瑞拉,想要对付古巴,让古巴变天,蓬佩奥国务卿和博尔顿顾问最好去看看历史。

美国无时无刻都在妄想着古巴变天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古巴不是委内瑞拉,古巴政府的民众基础也是非常稳固的,古巴国内也没有强大的反对派政治势力,古巴的军事力量整体能力也绝非委内瑞拉、或者任何一个拉美国家可比,而这些也是古巴作为一个反美国家在美国身边生存超过半个多世纪的根本原因。而若在没有内部强力配合的情况下强行推动古巴问题,猪湾事件的结局就会重现。

因此来看,在古巴问题上,美国还是务实为好,蓬佩奥和博尔顿的激进想法只会让美国陷入更多的麻烦。(C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