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阿瑟在日本投降仪式上竟然带了六个签字钢笔这是为何

麦克阿瑟是个讲究的人,在日本的投降仪式上竟然带了五支签字钢笔,不,应该是六只(据亲历过程的人回忆)。带这么多笔的用意只有一个,那就是要把记载了“重要历史时刻”的笔送给不同的人或机构,作为永久的纪念。

第一支笔有着非常深厚的意义,那是送给温莱特将军的安慰,那是对于温莱特将军接受苦难后的奖励。这到底怎么回事呢?

线月,麦克阿瑟将军在太平洋战争时,面对日本人的大举进攻,麦克阿瑟要求空中支援。看到敌人来势汹汹,罗斯福让麦克阿瑟暂时撤离,部队先交给温莱特将军。

麦克阿瑟暂时撤离了,温莱特却因为扛不住,在当年的5月5日率75000多人投降了。之后,温莱特被关到了日本关东军在东北的监狱里。不知道在监狱里发生了什么,通过温莱特瘦弱至极的身体,能判断在那里的日子绝对不好过。

在日本投降后,麦克阿瑟要参加投降仪式的签字,他特意让助理带来了多支笔,因为他要送给那个替他受过的将军,如果自己没走,也许坐监狱的就是自己了。

但是,他身后还有一位将军,那是英国的将军帕瓦西尔,他和温莱特是难兄难弟,是带着几万英国人向日军投降的。他和温莱特一样,在日本的监狱里度过了三年的时间,如果不是日本投降,大有把牢底坐穿的意思。

麦克阿瑟把第一支签完字的钢笔递给温莱特后,第二支笔签完字,转身递给了帕西瓦尔,不能厚此薄彼,是不?

后来,温莱特的那支笔送给了西点军校军事博物馆保留。而帕西瓦尔的那支笔如今在英国兰切斯特市的一家博物馆。

前两支笔送出去后,麦克阿瑟拿起那支提前准备好的橙色的笔,签了几个字后,拿起来装到了自己口袋里,那支笔只有回到家后才可以交给爱人的。

也许麦克阿瑟准备六支笔的事例并不需要多学习,但对自己夫人的那份爱值得尊重。或许,在我们的人生当中,对自己的家人,关键时刻也应该留一些纪念品,让其成为一段美好的回忆。

在现场的一波人回忆说,第四支被麦克阿瑟送给了副官惠特尼,第五、六支在剩下众人签完字后,被美国的相关工作人员带回去,并放到了麦克阿瑟纪念馆。

还有另外一拨人说,第四支、第五支、第六支,被美国国家档案馆、西点军校军事博物馆、海军军事博物馆分别收藏。

最后经过相关人员的专门调查,和第一拨人说的一样,第四支有惠特尼家族保留,看来确实被麦克阿瑟送给了惠特尼,这小子和长官关系混得还是不错。另外两支笔被麦克阿瑟纪念馆保留,其中一个就在麦克阿瑟纪念馆第五展示廊,而另外一枝外借给了五角大厦,直到现在。

麦克阿瑟是个非常有意思的将军,能打仗,但是对于一些重要场合,他很注重仪式感。越是在重要的场合,他越要显示自己的特别。

和日本签完字后不久,麦克阿瑟就呆在了日本,一呆就是七年。这七年当中,麦克阿瑟很张狂,拉天皇下水,帮助建立民主制度,但所幸成绩不错,最后在回去时,受到了百万日本民众的欢送。看来,人家“狂归狂”,还是做了些事的。

日本投降麦克阿瑟用六支笔签字这是为何这些笔现在在哪?

“老兵永不死,只是渐凋零”,这是五星上将麦克阿瑟的名言,他是美国获得勋章最多的将军,同时他还是美国唯一一个参加过一战和二战的将军,美国人称他“一代老兵”。今天的故事就从二战结束开始说起。

1945年8月15日,日本的裕仁天皇发布了《终战诏书》,宣布无条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反法西斯同盟的胜利宣告结束。战争结束,当然还要有一个受降仪式。

1945年9月2日,受降仪式于停泊在日本东京湾的美国战列舰“密苏里号”上进行。代表盟军受降的正是美国五星上将麦克阿瑟,同时他也是盟军最高统帅。其他受降代表还有美国尼米茨将军、中国徐寿昌将军等。

日本代表在投降书上签字后,轮到同盟国来签,第一个签的当然是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因为他代表整个同盟国。签字时发生了令人不解的一幕,麦克阿瑟首先邀请美国中将温莱特和英国中将帕西瓦尔陪同自己签字,并且他用了整整六支笔才签好了“道格拉斯·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代表盟军签字,是一项多么荣耀的事情,为何要喊两个人过来呢,为何还换几支笔呢?

其实,麦克阿瑟也算是用心良苦了。温莱特将军,这是为麦克阿瑟背过锅抗过雷的。当年日本进攻菲律宾,麦克阿瑟麾下的美军节节败退,眼看就要兵败被俘,这时美国命麦克阿瑟前往澳洲,让温莱特接过了部队的指挥权。温莱特走马上任,被日军打的惨不忍睹,最后弹尽粮绝只好投了降。而帕西瓦尔将军,也是远渡重洋从英国赶到新加坡打鬼子,一番血战之后迫于无奈投了降。

看吧,这两位一个顶过雷,一个也是在自己国家危难的情况下出来反法西斯,虽然都被俘虏了,但勇气可嘉。因此,麦克阿瑟将他们二人叫上前来,一同分享这荣耀的时刻。并且,签字的前两支笔被他当场送给了温莱特和帕西瓦尔。那么,后四支去了哪呢?

根据麦克阿瑟手下情报官考特尼·惠特尼上校和其座机驾驶员威尔顿·罗兹中校回忆:四支笔其中的两支归属麦克阿瑟纪念馆,其中一支在馆展出,另一只则借给了五角大厦;另外两支,一支送给了惠特尼上校(现在其儿子手中),另一支麦克阿瑟送给他的夫人珍(此笔后来在美国驻日大使馆被窃)。

而关于六支笔签字的事情,据目前能够搜集到的资料来看,大概并非是事先谋划好的,而应是麦克阿瑟临时起意。因为一般来说,涉及重大事项文件的签署,都要事先多准备几支笔来应急(学生们考试还要多带几支呢)。并且根据当年后勤专员赫维贝内特惠普尔上校的日记,麦克阿瑟一共用了六支笔签字,都是他提前将墨水灌好的。日记中并未提及准备六支笔是受到命令指示,可见这完全是出于保险起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