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克明:怀念外公——革命烈士何云

为了知道外公的情况,找寻那个在记忆中没有出现过的亲生父亲,母亲在60年代打听到外公的第二任妻子吴青,曾写信给吴青,向其说明自己的身世及与何云的关系,向吴青询问父亲何云生前的情况。当时吴青在中央中联部担任司长,在我外公牺牲后再婚并有孩子。吴青给我母亲回过一封长信,足有9页,信里讲述了外公离开上虞参加革命后的情况。母亲曾给吴青写过回信,这封是她和父亲一起商量后共同完成,并请当时上虞县政协主席审阅,此信随同2斤高档茶叶托人送到北京交给吴青。

我在80年代军校毕业后这段时间,看过吴青的这封长信。信中叙述了外公去日本留学,九一八后回国在上海入党并从事地下工作,后被叛徒出卖被捕,判无期徒刑,在陆军监狱与陶铸关在同一牢房。在近4年的监狱生活中,外公经受住了酷刑的考验,他的腿因坐老虎凳造成永久性伤害,走路有点瘸。在监狱里外公自学世界语、德语,表现出革命者昂扬的斗志和乐观自信的品德。抗战爆发后国共合作,外公被党营救出狱,就投身到抗日工作中去。

我想一个能经受住灌辣椒水、钉竹签、坐老虎凳的人,他的意志该是何等的坚强,信念是怎样的坚定,毅力是多么的坚韧。我崇拜我的外公,他是一个真正的革命者,任何的胆怯和自私与这样的革命者毫不相干。这封信的大部分内容在现已出版的巜何云传集》中讲到,在此不加累述。有一点我需要说明,吴青在信的首页提到外公生前曾向她讲过自已结过婚后离婚,在老家有个女儿并送人抚养,也许外公已考虑到可能会在战争中牺牲,需要有个交待。吴青说:报社的人经常外出采访,每次出行就是诀别,早上出去,不知道晚上能否平安归来。可想而知,在敌后游击战争中,没有前方和后方之分,将军和士兵一样每天都面临生死考验。吴青在信中还提到了外公的一些生活习惯,如他工作极其认真细仔,对报纸文字的把关到了非常的程度。外公喜欢喝点酒,几杯下去就能咏诗作词,很有文才。由于长期的革命活动和奔波,加上监狱的肉体折磨,外公的身体非常瘦弱,在极度困难的情况下,创办敌后流动报社,这在当时是个了不起的奇迹。非常可惜,吴青的这封信已过去50多年,现在没有找到,我母亲已记不得放在哪里了。

外公何云的生平事迹,对我的影响非常大,在我三观初创时期,外公是我的精神偶像,他是我心中的一面旗帜,引领着我沿着先辈开创的革命道路奋勇前进。我也像外公一样从小喜欢读书写作,爱好文学,现在也尝试着做些文学创作。虽然我对外公的形象认知仅仅来自他的照片,但他那种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勇于牺牲,为党和人民的利益奉献一切的精神,激励着我去走好人生的每一步,去战胜一个个在我成长过程中出现的困难。无论是在学生时期,还是在部队服役和转业地方工作;无论是个人家庭遇到困难,还是顺风顺水的时候,我总是告诫自己:要做个好人,做个自信自强自律的人,做一个对社会有益的平凡人,要给外公争光,而不要借外公的光。扪心自问,从我父母到我的一家,我们继承的是外公何云的精神遗产,从来没有得到过外公的荣耀所能带来的好处,对这一点我们没有任何的遗憾,任何物质化的索求,是对外公的不敬。

外公何云是近一百年来,在上虞这片古老而又神奇的土地上,涌现出来的杰出的优秀儿女之一。我们永远怀念他,学习他为民族复兴奉献一切的伟大精神。他的事迹和留下的遗作,已经成为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宝贵素材,成为上虞历史文化遗产的一部分,不仅仅是他的后人的光荣,也是上虞人民的光荣。

上虞作为古越国的腹地,其美丽和富饶的山水,也孕育出灿烂的地方文化,出现过在中国历史上有地位的仁人志士。我作为何云烈士的外孙,虽然离开上虞已有38年,但对故乡上虞仍然魂牵梦绕,对度过13年人生时光的四明山下古老小镇下管,仍保留着许多美好的回忆。那层层的梯田,清纯的山泉、漫山的翠竹和山村农舍的饮烟,曾让我陶醉,那是一个富有诗情画意的地方。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红网”或“特稿”或带有中红网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红网所有,允许他人转载。但转载单位或个人应当在正确范围内使用,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红网”和作者,否则,中红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网其他来源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3、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或本网站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网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的内容或链接。

中红网:新闻烈士传千古 太行山颠祭英烈(组图)

今年是左权将军牺牲、辽县易名左权县八十周年。山西左权县委、左权县人民政府和老区人民开展了一系列隆重的纪念活动。5月28日,左权县羊角乡民众以及太行人民抗战研究院的同志、新闻烈士后人代表和曾经在太行山战斗生活过的革命前辈子女代表等数十人自发前往新闻烈士何云同志殉难处进行祭奠。何云外孙专门致信,何云家乡浙江上虞永和镇党委、政府也敬献了花圈。

1942年5月25日,日军对辽县麻田八路军总部进行“铁壁合围”,当日,左权将军为掩护战士和群众脱围,于麻田附近的十字岭壮烈殉国。以何云同志为代表的40余名《新华日报》(华北版)新闻战士也在此次突围战中壮烈牺牲。这可以说是中国新闻史上、甚至世界新闻史上最大的一次新闻烈士殉难事件。

何云同志是《新华日报》(华北版)的社长、总编辑,兼任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学会北方办事处主任、新华社华北总分社社长等职,还当选为晋冀鲁豫边区临时参议会的参议员。

据众多文献记载及有关实地调研、考证,何云烈士于1942年5月28日,在日军继续搜山过程中,牺牲于辽县(今左权县)羊角乡大小羊角村对面的山坡之上。八路军后代与当地民众在此处设置了“何云烈士殉难处”标识。同日,太行人民抗战研究院、王艾甫工作室与邮政部门联合印发了《太行新闻烈士殉国八十周年》纪念明信片,以为缅怀。

闻悉,今天在左权县举行何云烈士殉国八十周年祭奠活动″。太行人民抗战研究院和至今仍健在的、当年《新华日报》华北版我外公的生前战友、105岁的刘江老前辈和100岁的房秉玉老前辈的后代,新闻工作者代表以及左权的乡亲们,专程来到羊角村我外公何云烈士殉难处进行祭奠。

外公已牺牲八十年了,老区人民没有忘记他,不仅立起何云烈士殉难处标识,还以各种形式内容,坚持弘扬他和新闻英烈们的精神,作为何云的后人,我们深深感动并深表谢意!但遗憾和抱歉的是,由于疫情原因我们无法前往左权和大家一起参加祭奠活动,特发此信悼念外公并向左权县的领导和老区人民致谢!

愿我们共同继承先烈遗志,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我们中华民族的崛起,共同努力奋斗!

·宋纯椿:当国际歌声响起的时候——沉痛悼念我的五伯父宋良诚烈士牺牲九十周年!(组图

·特稿:当国际歌声响起的时候——沉痛悼念我的五伯父宋良诚烈士牺牲九十周年!(组图)

·我为烈士来寻亲(52)1951年4月24号牺牲的原志愿军40军118师354团烈士们的亲人,有的烈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红网”或“特稿”或带有中红网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红网所有,允许他人转载。但转载单位或个人应当在正确范围内使用,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红网”和作者,否则,中红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网其他来源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3、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或本网站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网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的内容或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