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热舞”的女性公众人物活该被骂吗?

芬兰总理桑娜·马林的“热舞风波”已经持续发酵了好几周,而在社交媒体上,从希拉里·克林顿、国会议员到普通女性,公开站出来支持这位80后总理的人也越来越多,#solidaritywithsanna(与桑娜·马林团结一心)也成了热门标签。

先来带不熟悉剧情的大家快速回顾一下这场不仅在芬兰国内,也在全球范围内掀起大浪的“热舞风波”。

8月,桑娜·马林在一个私人派对上与友人聚会喝酒、唱歌跳舞的一段视频在社交媒体上被曝光。视频中,她穿着黑色吊带背心,与大家一起扭动着跳舞,参与聚会的有娱乐圈人士,有艺术圈人士,也有国会议员。

大概风格就是这样的,视频中左下角穿着黑色吊带背心的女性就是芬兰总理马林。

视频流出之后,芬兰媒体和反对党立刻开始攻击马林的“狂野派对热舞”有失总理风范,甚至有许多人说她跳舞的神情看起来有异样,怀疑她是否滥用药物。马林不得不在一片质疑声中接受药检,并且拿出了阴性结果,以自证清白。

此后,又有几个“马林热舞”、“马林派对”的相关视频流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抨击她。有人说她“不务正业”,认为芬兰目前正面临着严重的通胀危机,与邻国俄罗斯也是摩擦不断,在这种“内忧外患”下,作为一国总理马林“竟然还花那么多时间参与派对”?

也有人质疑她作为一名领导人的能力,说她不该允许自己被拍摄。据说芬兰发行量最大的报纸《赫尔辛基日报》还发表了社论,说这些私人视频被流传出来,说明马林身边有很多不值得信任的朋友,她作为政治人物想法天真,是令人担忧的迹象。

在一片质疑和批评声中,马林站出来,发表了一段充满情感的公开讲话,甚至几乎哽咽落泪。

她说自己知道被拍摄了那些照片和视频,但是她理解那应该是仅限私下交流,自己对它们被公诸于众很不开心。尽管如此,“那是欢乐的,是生活。而且我并未耽误任何一天的工作。”她还说,“我相信人们会关注我在工作中所做的事,而不是我们的业余生活。” “直到现在这一刻,我都一直在做好自己的工作。”

希拉里·克林顿很快就旗帜鲜明地晒出了自己跳舞的照片,还配上了一段非常感人的文字:“金格尔·罗杰斯做了弗雷德·阿斯泰尔所做过的一切事情,她只是倒着做,还穿着高跟鞋。”“继续跳舞,桑娜·马林。”

弗雷德·阿斯泰尔是美国最著名的舞蹈演员之一,被誉为史上最伟大的流行音乐舞蹈家。而他的搭档金格尔·罗杰斯曾穿着高跟鞋,倒着完成了弗雷德的全部动作。

1984年,曾经有记者采访女共和党人菲斯·惠特西(Faith Whittlesey)作为一名在白宫工作的女性是什么感受,她就引用了这句话作为回答。自此之后,许多女性政客都会引用这句话,用来形容“女人在男权社会里需要付出更多,才能获得认可。”

确实,说穿了,桑娜·马林会受到这样的攻击和质疑,与她的女性身份绝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个世界,对于女性总是要苛刻更多,更不用提那些传统上被男性所把持的社会角色和政治角色。

2021年,马林登上了《时代周刊》封面,并入选当年的全球未来最有影响力人物。

正如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教授Farida Jalalzai表示:“人们倾向于关注女性的个人生活和她们的外表,而且一般来说,与男性相比,女性更有可能必须真正证明她们有成为优秀政治家的潜质。”

刚刚出版了《女性当政》一书的加拿大前国会议员Peggy Nash更是从自己的亲身经历提出看法:这个社会对在公共领域中活跃的女性明显持有双标。

她在书中说道,人们对犯错误的男性政治家给予更多的宽容,因为他们往往被认为尚未“完全成型”,有改进的余地。

“在衡量男性政治家时,公众是以他们的潜力为标准的,而在衡量女性政治家时,他们却是以非常严格的责任标准来要求的。她说,“她们已经取得了多少成就,或者他们有什么经验,这并不重要。她们必须是非常完美的,否则就会受到严厉的批评。这是一个不公平的双重标准。

相比之下,网友们的总结听起来虽然没有那么学术,却是更加直白:这个社会对男性的“不雅”、“失职”和对女性的“不雅”、“失职”根本就是完全不同标准的定义!

我们之前写过,斯佳丽·约翰逊在漫威超级英雄“黑寡妇”这个角色取得巨大成功后发现,媒体和公众对她的关注永远是时尚、身材和紧身衣。在无数次的见面会和采访中,她已经记不清回答了多少次涉及到身材、穿着、时尚以及内衣这样的问题。

比如,问小罗伯特·唐尼有关存在主义的问题,问到了她,就变成“你是怎么保持身材的?你需要吃绿色食物吗?”

她还被一而再再而三地问各种有关内衣的问题,以至于最后她根本就不能再掩饰自己的白眼:你大概是第五个问我穿不穿内衣的人了!

在某种意义上,超级女英雄和政界女领袖所面对的是同一种困境:这个世界真的还没有准备好去接受想要和能够拯救世界的女性们。

在桑娜·马林的个人网站上,她的官方照片是自己抱着孩子。从这一选择就可以看出,马林绝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领导人,她也无意要做做传统的领导人。

穿皮夹克参加会议、在社交媒体上晒出自己的生活日常,也都是马林这样一名年轻政治领袖的选择。

而那些选择#与桑娜马林团结一心的全球女性们,也正在选择用“跳舞”这一最发自内心、也堪称最符合自然的方式,去挑战传统。

这群骨灰级美国男神帅遍全球让世人倾慕了100年

法国男人浪漫,意大利男人热情风雅…而提到美国男人,似乎如今的标识已经变得模糊。

上世纪 30 – 50 年代,好莱坞席卷了全球,这些黑白影像里,西装革履的绅士,在萧条、战乱、社会运动之间开辟了一片星光熠熠的天地:这里承载着所有普通男人的英雄梦,也有着对未来最浪漫的想象。

五官绝对不算漂亮的盖博,不仅收获了“电影皇帝”的称号,还是提到好莱坞黄金时代的一座丰碑般的影星。

《乱世佳人》里象征着男人与阳刚的白瑞德,还有不犯人的那一点自恋,盖博拿捏得恰到好处。

《欲望号街车》与《教父》,桀骜不驯,深沉强大的能量…他总共获得 7 次奥斯卡提名。

不过白兰度的私生活却饱为诟病,曾有导演对他说,“演戏你是个天才,可做人你却是个大失败者!”

这个“好莱坞大众情人”,出生在英国的布里斯托,他是悬念大师希区柯克的御用男主角,出演了一系列扬名世界影坛的惊悚悬疑片。比如《美人计》。

罗伯特 · 泰勒身上有种古典气质的美。他的男性特质在一众好莱坞硬汉里并不明显,也恰好是如此,他赢得了男女影迷的喜爱。

泰勒出生在一个医生世家,却有着卓越的音乐天赋,他高中时候在学校的管弦乐队演奏大提琴。在大学里演出舞台剧时被米高梅影片公司的星探发现,因为长得太好看,随即和米高梅签订了长达 17 年的合约。

刚刚去世的薛尼 · 波特,是首位夺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的美国著名黑人影星。

父母都来自于巴哈马农民家庭,他出生于美国迈阿密,在上世纪 40 年代投身演艺事业,打破了好莱坞当时的种族障碍,凭借《野百合》摘得奥斯卡奖。

在种族议题逐渐被重视的今天,回看之前的人们为此作出的种种努力,如今的顺理成章在当时却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和勇气。

这几乎是美国最著名的电影明星,也是好莱坞黄金时代的标志。《罗马假日》,与赫本一生的友谊,派克曾被称为“一生值得爱的男人”。

而他的人情味也一直为公众称道:当时 1953 年,《罗马假日》拍完上映,派克发现海报上打着他的名字,而赫本的名字却藏在一个角落里。派克特地通知制片方把原来演员表上的“格里高利·派克主演的《罗马假日》”改成了奥黛丽 · 赫本的名字。

如果说好莱坞大多男星都是以优雅著称,那么柯克 · 道格拉斯象征的,是一种无可避免的阳刚男性气场。

也许他没有“舞王”阿斯泰尔那么名震影坛,但一部《雨中曲》足以让人相信歌舞片魅力:那个男人在初获芳心之后的载歌载舞,是好莱坞影坛上的标志性事件,也完美演绎了生活的珍趣。

只活了 24 岁的迪恩,因为那标志的牛仔形象和那一部《无因的反叛》,成为了当时所有美国青少年的偶像。

他和费 · 雯丽的那一段旷世之恋也为人津津乐道:两人相恋多年,在费 · 雯丽反复的病情和奥利弗的露水情缘后,最终还是分道扬镳。

但也有了费 · 雯丽凄美的那一句:”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有两件事我依然会做,一是成为伟大的演员,二是嫁给劳伦斯 · 奥利弗”。

感觉这些传奇男星,人均都是奥斯卡影帝起步:奥利弗曾凭借自导自演的莎翁影片《亨利五世》获得了奥斯卡荣誉奖和最佳男主角奖提名;

而他也演过无数名著改编的作品,包括《蝴蝶梦》、《呼啸山庄》、《傲慢与偏见》;

很多人知道他也是因为那个著名的英国戏剧及音乐剧最高奖“劳伦斯·奥利弗奖”。

优雅,丝滑的舞步,恰到好处的表情运用,以及西服上的小配饰,不仅是舞蹈,也是当今的时尚穿搭宝典。

除了演员之外,詹姆斯 · 斯图尔特有个别样的名号,当时好莱坞军衔最高的演员。

也难忘他在希区柯克的电影里的那些角色,从《追凶记》到《后窗》:被削弱的男子气概,自带忧郁气息的男主角。

最为人知的作品是那一部《卡萨布兰卡》:在炮火之下的北非,电影中的他是玩世不恭,风流成性的酒吧老板,和英格丽 · 褒曼饰演的女主相遇,一段缱绻感伤的爱就此展开。

鲍嘉在银幕上总显得有些“不羁“,甚至”阴郁“,这和他的个人气质有关。鲍嘉曾因唇部受伤部分面瘫,表情的限制倒成就了他的某一部分深沉。

有人说鲍嘉是“男人眼中的男人“,他游离在主流之外,总是沉默、神秘与深长的。

1939 年的一部《关山飞渡》,让演了好几年硬汉但没有出头的约翰 · 韦恩终于大放异彩。

在《红河》之后,他更是成为了超级巨星;后来凭借《大地惊雷》,拿到了当年的奥斯卡影帝。

和鲍嘉的“硬汉”不同,韦恩的气质是外显的,他象征着西部,象征着男人可笑但也时而让人动容的英雄梦。

但和他的外表一样,米切姆对一切都是慵懒的,即使成了声望很高的影星,仍然喜欢在小剧团跑场。

他也许不是那么好的演员(如果以有名的作品来看的话),但绝对算得上是彰显了好莱坞优雅男性品味的男星。

虽然感觉越来越少人能够认全他们了,但一旦看到被时光定格的作品,还是熟悉的故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