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千万人吾往矣——那些“一个人远征”的球迷

对所有男性而言,“远征”永远都充满着英雄主义的豪迈与浪漫。就好像气吞残虏的西楚霸王,带着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果敢,挡我着死的豪迈,叱咤风云,气吞万里。

这种经历只有在最便宜的火车或者夜间大巴中最能体会到,我不会去贬低那些精英富豪飞机动车交通方式,但是他们永远不会理解那些荷尔蒙爆棚的青年们成群结队选择最便宜而最耗时的交通方式只是为了能多去一个客场,能够在对方球场万人的嘲讽和刺耳的怒骂声中给自己的主队最坚定的支持与鼓励。

一个人的远征永远是最悲壮的也是最振奋人心的,就像是一剂精神毒品,危险却又让人振奋,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劲头,往往能给自己的主队带来最大程度的激励,甚至可以收获对手球迷的掌声。

2012年12月10日意甲联赛第十六轮乌迪内斯客场挑战桑普多利亚队的比赛中,就出现了这么一位“以一敌万”的远征球迷。由于比赛是在当地时间周一的晚间进行的,而乌迪内斯距离桑普多利亚主场所在的热那亚市足足有518公里,在刚刚下过大雪的公路上至少要开 5个小时的车才能到达。

这一切都让37岁的酒商布罗维达尼一夜之间成为了“一个人的远征”的代名词。这位乌迪内斯的铁杆球迷经常会开着车前往客场给乌迪内斯加油,而乌迪内斯的队旗永远放在车子的后备箱里。而这次则是他刚好在比赛当天赴热那亚市处理公务,于是就这样成为了球场上唯一的一名乌迪内斯队球迷。

据布罗维达尼自己说:“通常在客场我们都会有50多个人来观战的,但这次怎么也没想到,我会是在客场唯一观战的乌迪内斯球迷,我原本以为就算天气寒冷,客场路途遥远,怎么也会有5-6个人和我一起看球呢。”

当球场人员发现这位球场上唯一的客队球迷后,出于安保考虑,曾经建议布罗维达尼离开空荡而寒冷的客队看台,收起乌迪内斯的队旗去主队球迷所在的中央看台看球。但这一建议被布罗维达尼坚决的拒绝了。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守在客队看台上,守着自己身边那面乌迪内斯队旗,用自己的行动告诉自己的球队:你永远不会独行!

在布罗维达尼孤独的助威声中,乌迪内斯队全队振奋精神,最终依靠达尼洛和迪纳塔莱上半场的两个进球客场二比零完胜桑普多利亚。

比赛结束后,布罗维达尼得到了球场上万名桑普多利亚球迷整齐的掌声鼓励,桑普多利亚队长加斯塔尔代洛还特意找到他,送给了他自己的的球衣。

走出球场时,面对媒体的采访布罗维达尼骄傲的挥舞着自己的队旗告诉记者:乌迪内斯永远是我的信仰,我会一直坚持下去!

无独有偶,“一个人的远征”并不是欧洲球迷的专利。在国内比赛中,这种一人敌万人的场面也同样在不断激励着球队前行。

在2015赛季中超联赛上海申鑫客战挑战广州恒大的比赛中,白柯成为了出现在广州天河体育场的唯一申鑫球迷。

根据赛后的官方统计数字,当天到场观众人数为39714人,其中恒大球迷39713人,申鑫球迷1人。尽管如此,从上海申鑫队入场开始这位球迷就一直没有停下过他的呐喊。虽然他的声音被39714名恒大球迷的巨大声浪掩盖,球队也最终大比分落败,但是他始终站着为球队呐喊。

白柯的举动感动了一向高傲的恒大球迷,在比赛的后半阶段甚至天河体育中心的恒大球迷主动为白柯送上了掌声。赛后,申鑫俱乐部也通过官方微博表达了对这位球迷的感谢:“尽管他的球队表现不尽如人意(最终申鑫客场1比6惨败),但这一夜的他,没有输给天河球场里的其他人!”

而在2016年4月3日在贵阳奥体中心贵州人和队主场迎战哈尔滨毅腾队的比赛现场,也同样出现了一名跨越几乎整个中国国土从东北赶到西南为主队呐喊助威的毅腾球迷。这位以一人对抗全场一万五千名主队球迷的“一个人远征”同样感动了全场球迷,毅腾队也不负众望在客场逆转取胜。

在我们的近邻日本,甚至有背着行囊全职随国家青年队四处远征的“超级远征英雄”。51岁的日本球迷铃木稔唯每年会随队出征80余场,应援的球队甚至包括日本U18青年队。在2015年中国熊猫杯日本U18队6-0大胜吉尔吉斯坦U18队的比赛中,这位看台上唯一远征来到中国的日本球迷同样获得了看台上其他球迷的掌声,比赛结束后,全体日本球员更是主动来到铃木稔唯所在的看台向他鞠躬致谢。

“一个人的远征”单纯从效果来看,就像大海里的一朵浪花,永远会被淹没在主队球迷声势浩大的助威声中。但这种独胆英雄般的坚持,无疑是对于“挑战自我”的体育精神,对于“忠于自己”的球迷精神最好的诠释。

马拉多纳终结了普拉蒂尼时代又是谁终结了马拉多纳时代?他!

1988年,古利特率荷兰队获得欧洲杯冠军,这也是荷兰足球史上唯一一座冠军荣誉。

而那年的金球奖评选中,范巴斯滕、古利特和里杰卡尔德等“荷兰三剑客”成员垄断了金球奖前三的排名,荷兰队队友科曼排名第五——实际上,在此之前,古利特就已经拿到过1987年的金球奖了。

古利特曾效力过荷甲费耶诺德,埃因霍温,意甲AC米兰,桑普多利亚和英超切尔西等多支足球豪门。

古利特的的巅峰期是在AC米兰度过,曾帮助AC米兰蝉联欧冠冠军,获得丰田杯,使得《米兰米兰》的队歌唱响全世界。

论身体,古力特身高达到1米9,身高体壮,速度快,弹跳力好,爆发力惊人,还有着极强的跑动能力。

论技术,古利特球风潇洒,大开大合,古利特左右脚技术均衡,既可以打出远射,也可以快速突破。

古利特既可以当中锋在门前抢点,也可以在中场拿球组织,也可以在后场出任“清道夫”。

那个年代的意甲联赛号称“小世界杯”,各球队都有大牌外援坐镇,获得意甲联赛冠军的难度不亚世界杯。

如果说马拉多纳终结了普拉蒂尼时代,那么咱们也可以说,古利特等三剑客终结了马拉多纳时代。

1987~1988赛季意甲联赛的收官阶段,古利特的AC米兰对阵马拉多纳的那不勒斯。

古利特两次助攻队友得分,AC米兰在直接交锋中3:2险胜对手,从而在积分榜上以一分的优势反超那不勒斯,成功获得意甲联赛冠军。

能从球王马拉多纳手中抢到意甲联赛冠军,也难怪马拉多纳觉得古利特是自己最强的对手之一。

在马拉多纳发布的同期最强对手们的主题海报里面,古利特的头像,占据了正中央最大的位置,这也算是对古利特足球史地位的一个肯定。

至于在桑普多利亚的反击旧主,还有在切尔西的技术扶贫,这些都是后话了,总之,古利特的足球生涯就是传奇。

你觉得古利特是什么样的存在呢?他的足球史地位是怎么样的?欢迎写下你的答案。

这支球队是名帅、球星、球迷的故乡拥有众巨星却总拿不到好成绩

近几年有一首《加油,耶稣》的意大利歌曲特别火,是来自著名的安东尼亚诺小合唱团的。但是不知道有没有老球迷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副歌部分旋律与歌词都与《加油,桑普多利亚》相似。很多球迷们认为《加油,桑普多利亚》是最好听的队歌,没有之一。当熟悉的旋律想起来的时候,仿佛就回到了90年达的那支精彩纷呈的桑普多利亚。记得《天下足球》在十多年前做过一档节目,把90年代所有的桑普多利亚巨星都归纳了一遍,发现这支球队是同期意甲几乎拥有球星最多的,然而它在90年代并没有取得什么太出色的成绩。

詹卢卡·帕柳卡、詹卢卡·维亚利、斯尼萨·米哈伊洛维奇、曼奇尼、隆巴多、蒙特拉、基耶萨等等这些耳熟能详的80~90年代足坛巨星,几乎都被桑普多利亚囊括了,甚至“金色轰炸机”克林斯曼也曾效力于此。桑普多利亚的前身是位于意大利利古里亚大区热那亚市的足球队,成立于上世纪40年代。《足球小将》里的一项比赛是“热那亚杯”,就是为了纪念这个意甲历史而设定的。热那亚是航海家哥伦布的故乡,每当听到《加油,桑普多利亚》的 这首曲调的时候,球迷们也有回到故乡的感觉。上世纪50~60年代,随着桑彼埃尔达雷纳人队和安德雷亚·多利亚队加入了热那亚后,三支球队合并成了桑普多利亚。世界杯冠军教头、差点被中国队毁了一世英名的里皮,他的执教生涯就开始于桑普多利亚。

除了里皮,博斯科夫等名帅的第一站也是桑普多利亚,看来这支球队不仅球星众多,更是名帅们的故乡。为什么我之前说提到了它,球迷们就像回到了故乡?因为这支球队已经很久没在主流视线年代的盛事之后,桑普多利亚在90年代末期将入了意大利乙级联赛,另很多看“小世界杯”长大的球迷们纷纷感叹:“青春不在了。”02~03赛季桑普多利亚磕磕巴巴的回归了意甲,虽然从联赛名次上看不逊色于90年代,但是从球队的阵容和打法来看已经没有了关注度。当2010~11赛季后,桑普多利亚再度降级的时候,球迷们也就没了唏嘘的感觉。毕竟人总要长大总要告别故乡,而故乡也需要面临着重建。

马拉西体育场是桑普多利亚的主场,坐落于老城区之中,从球场的设计和这座城市就充满了文艺复兴时期的气息,马拉西体育场也曾经被评为“最包含历史气息的球场”。桑普多利亚这样的球队在球星云集的时候,不是遇见了意甲的群雄争霸,就是因为战术、队内没有协调好没有取得过应有的成绩。但是这支球队反而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取得过好成绩,比如说在09~10赛季,桑普多利亚获得联赛第四名,要知道那个赛季的豪强一点都不少,国际米兰还是五冠王呢。不过随后的那个赛季桑普多利亚队又遭遇了一连串无情的打击,他们接连失去了两位核心球员——卡萨诺与帕齐尼被卖掉了,球队最终在2011年夏天惨遭降级。尽管在之后的一个赛季桑普多利亚杀回了意甲,不过如今也失去了竞争力。我们回忆着这支名帅、球星、球迷们的故乡球队的时候,也希望桑普多利亚迎来新生。

足球配音乐这段只能宅家的时间应该这样度过!

当我们年岁渐长,望向绿茵茵的球场,虽然心头难耐,却可惜再也迈不出义无反顾步伐。即使还有心有力下场踢上几脚,但我们必须承认脚上那双锃亮的皮鞋早已成为囚禁自己的桎梏。

于是我们终于发现曾经的热与爱逐渐概念模糊、失真,成为了久远记忆里遥不可及的一个符号。曾经对自己似乎举足轻重的足球,现在看起来也不过如此。

或许,待到我们耳畔响起那些音乐的一刻,那种若即若离的记忆才突然鲜活,充实!

著名的《意大利之夏》是1990年世界杯足球赛主题曲,乔吉奥·莫罗德尔作曲,由Giorgio Moroder、Gianna Nannini演唱。《意大利之夏》缓慢而悠远的抒情,完全是对意大利风格最好的诠释,仿佛那一抹亚平宁忧郁的蓝。它是无数人心中难以忘怀的经典,梦中萦绕的旋律。对于许多老球迷来说,只有一个夏天能叫《意大利之夏》,那就是1990!

笔者的朋友说但凡中国的老球迷,心中都有一股不灭的阿根廷情怀。A Special Kind of Hero是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的主题曲,演唱者为斯黛芬妮-劳伦斯(Stephanie Lawrence)。当中国的球迷第一次正式观看到世界杯比赛,便见识了马拉多纳凭一己之力率阿根廷国家足球队最终夺冠,于是在我们的心头播下了个人英雄主义的甜美种子。

《生命之杯》(西班牙语La copa de la vida;英语The Cup of Life)是一首由波多黎各裔歌手瑞奇·马丁演唱的歌曲,并成为在法国举办的1998年法国世界杯主题曲。它几乎是全世界球迷传唱度最广认同感最强的世界杯主题曲。生命之杯,世界杯,每一名足球运动员都要为之奋斗的最高追求,在这首歌里被衍生到了极致,被深深埋藏在球迷记忆的基因之中。

这首歌曲被许多资深球迷誉为世界第一队歌。即使你没经历过桑普多利亚的辉煌年代,听到这首歌,依然能想到那段热血沸腾的水手岁月。这首歌就如同亚得里亚海边那永不熄灭的灯塔,指引着一代代来自热那亚的水手们向前。这首歌能如此深入人心,也许是当年的亚平宁给予了太多的回忆。

《米兰,米兰》是足球队AC米兰队歌,歌曲是由托尼·雷尼斯、M·古安特尼作词作曲。这首歌在20世纪90年代唱遍了全世界,歌词感人振奋,唱出了米兰红黑人骨子里的永不言败,执着向上绝不低头的气概。无论我们是不是圣西罗粉,但都不应忘记这个足球的旋律。

《足球回家》是1996年英格兰欧锦赛的主题曲,其实歌曲最初就叫《三狮军团(Three Lions)》,或者说它的正式名字就叫《三狮军团》,只是人们经常用其中最有感染力的一句歌词“Football is coming home”来代指这首歌。如果你是英国足球迷那么除了《你永远不会独行》之外,你一定也会熟悉它。

在1963-1964赛季的安菲尔德,红军利物浦正进入黄金时代,球场在比赛前总播放一些流行金曲,提前入场的观众就伴随着这些熟悉的旋律集体歌唱。当《你永远不会独行》这首歌在球场上空响起后,就被安菲尔德球场的球迷们所接受。在利物浦球迷的心中,《你永远不会独行》已经深深地扎根生长。

最后这首送给每一位足球迷吧!视乎自足球存在伊始这首旋律就存在,伴随着足球的滚而动响起,成为所有足球爱好者的共同语言。

光阴的故事 追忆90年代“意甲七姐妹”之桑普多利亚

1991年正是意甲的最高光时刻,“小世界杯”的名号名副其实,意甲的每一支球队基本都有大家耳熟能详的球星带队,尤文图斯、AC米兰、国际米兰、帕尔马、那不勒斯、桑普多利亚和佛罗伦萨这7支球队实力尤为突出。相较起来只有佛罗伦萨的成色稍显不足,但这并不影响“意甲七姐妹”在当时的足坛风卷残云、摧枯拉朽。

她们几乎每年都要带回一座欧洲奖杯,更是连续13年占据欧洲三大杯决赛至少一席。

后几年随着马拉多纳离开那不勒斯,桑普多利亚降级,而罗马和拉齐奥强势崛起,顶替入围新的“意甲七姐妹”,只不过后期的“七姐妹”无论成绩还是欧洲足坛地位,甚至人气,都无法与之前相媲美了。

那时候的桑普多利亚是最让我心动的球队,虽然成绩和球星阵容略微暗淡,但那浪漫和奔放的踢法,超级好听的队歌“FORZA DORIA,FORZA SAMPDORIA”,还有那酷酷队徽上的水手叼着烟斗,作为初中生的我,任何一点都足以让我沉迷,无法自拔。

来,让我们一起追忆上世纪90年代桑普多利亚在那个“烽火狼烟”的亚平宁的青春往事!

桑普多利亚足球俱乐部位于意大利热那亚,和名字就叫热那亚的那支球队为同城兄弟,不过桑普多利亚的名气明显更大。(之后简称桑普)

一线队主教练为南斯拉夫人博斯科夫,而新任命的青年队主教练正是刚从桑普一线队退役的马尔切洛·里皮。有了当年这些年轻潜力股的支撑,韬光养晦的桑普才能在90年代初期一飞冲天!

在现在看来,里皮绝对是当时老板保罗的最佳人选,想想之后被里皮挖掘并培养出来的冈茨、基耶萨、皮耶罗等,里皮有着和老板保罗一样发现和培养潜力股的眼光和能力。而且不可否认的是,里皮的传奇之路就是从桑普启程的。

有了之前的那些铺垫,进入到90年代初,桑普不出意外地一鸣惊人!初露锋芒的维亚利和曼奇尼、隆巴多、维尔乔沃德、帕柳卡等球员一起帮助球队先后战胜多特蒙德、摩纳哥、安德莱赫特等球队夺得了优胜者杯的冠军,这也是桑普的第一个欧洲赛事冠军。

在随后的90-91赛季,开始就取得了9场不败的战绩,其中包括将上届意甲冠军那不勒斯以4:1手起刀落斩于马下。之后更是趁着空前高涨的士气,在联赛中一路高歌猛进,力压当时的国际米兰、那不勒斯、AC米兰拿到了迄今为止唯一个联赛冠军。

年轻的球迷朋友们可能对90-91赛季的米兰、国米和那不勒斯不太了解,国米由德国三驾马车(马特乌斯、布雷默、克林斯曼)领衔,那不勒斯则由马拉多纳领衔(不过那个赛季老马有诸多麻烦缠身),AC米兰的荷兰三剑客家喻户晓,现在你知道当时桑普在意甲夺冠的含金量了吧。

同时维亚利还靠着19粒进球拿到了当季最佳射手,曼奇尼荣膺当年的意大利足球先生。

90年前后原本是AC米兰、那不勒斯和尤文图斯三支球队称霸天下的年代,而桑普的强势崛起打乱了整个意甲的争冠格局,给原本就火爆异常的意甲又添上了一把火。

桑普走向了巅峰的同时,同时也被很多流言笼罩,类似于“夺冠有很大的偶然性”,“那不勒斯受困于马拉多纳的事件”,“米兰、尤文和国米相互之间消耗过大”等等,可能都有一些道理吧,但是绝不能抹杀掉这支年轻球队的实力。

曼奇尼和维亚利组成了全联盟最令人畏惧的进攻组合,而这支桑普由于球员们长期的磨合,异常默契,加之球队比较年轻,整体打法大开大合且充满激情,观赏性极高,更多的老球迷习惯称那一年的桑普为“黄金桑普”。

1992年的桑普并没有满足,在那个赛季的欧冠比赛中一路打入决赛,在最后的加时赛被科曼点杀,0:1巴萨屈居亚军,这也是桑普迄今为止唯一一次进入欧冠决赛。这个赛季在联赛中仅仅取得了第7名的成绩,并不理想。

92-93赛季辉煌过后的桑普不可避免的经历了一波关键的人员变动。新帅瑞典人埃里克森走马上任,接替远走罗马的博斯科夫,当家球星维亚利被卖掉,而买来了尤戈维奇、塞雷纳、贝塔雷利等球员,虽然也补充进来一些强援,但桑普多年磨合来的化学反应消失不见,即便曼奇尼的赛季进球数达到了他的巅峰15个,也无法阻止桑普在意甲竞争力的衰退。

93-94赛季桑普在阵容方面达到巅峰,“荷兰三剑客”之一的古利特加盟,曼奇尼、隆巴多、维尔乔沃德等元老战力尚在,加上贝卢奇、阿莫鲁索等新人的崛起,在众人的共同努力下勇夺意大利杯赛冠军。

埃里克森对这支球队的也渐显成效,在93-94赛季打出了很多场经典的比赛,31岁的古利特尽管年龄偏大,但仍旧是世界级的,作为桑普的新核心,古利特还是展现出了很强的能力,带队拿到了那个赛季意甲第三名,甚至感觉只是差了一点点就够到了意甲的冠军,但就是那一点点,似乎,怎么都够不到。

然后便是正选门将帕柳卡的出走,古利特短暂离开后又回来,而桑普再也打不出往年的激情,整个球队的战术和氛围也出现了问题。阵容依然强大,但就是缺少点什么,打不出强队的感觉。桑普从此淡出了争冠行列,只能在意甲中游徘徊。94、95年先后两次访华的桑普就是正处在那个时期。

95-96赛季送走了大部分的核心成员,球迷们突然觉得这支球队变得陌生,而自己看着成长起来的隆巴多、维亚利等球星都到了其他的球队里贡献着自己的光和热。就像女儿出嫁当天的父亲一样,喜悦放在脸上,心里则是无限地惆怅和失落。

西多夫、卡伦布等球星陆续加盟,仅剩的核心球员曼奇尼也因为转会问题状态不在,风雨飘摇中的桑普在意甲苦苦支撑自己的尊严。

之后又是球星更替,贝隆和蒙特拉来,西多夫走。贝隆和蒙特拉迅速适应了球队,贝隆支撑起了桑普的中场,而蒙特拉则在老队长曼奇尼的帮助下迅速成为了意甲最顶级的射手,96-97赛季最终拿到了联赛第六的成绩。

但赛程上半截的过程却远远比第六名的成绩更刺激你的感官,桑普和尤文两支球队轮番占据联赛前两名,这分明就是90-91赛季的翻版。虽然桑普后半程后劲不足,最终只取得第六名,但让所有桑普球迷又看到了重返巅峰的希望。

97年夏天,效力球队15载的“队魂”曼奇尼含泪离开,无数球迷高举条幅挽留。“队魂”还是走了,留下了566场,173粒进球的辉煌。

90-91赛季桑普最巅峰时期的阵容全部褪去,这本是很自然的更新换代,但是98-99赛季的桑普完全迷失了自我,蒙特拉拼着老命想用自己的进球为球队续命,而当他意外受伤后,新引进的“小毛驴”奥特加又在前场孤掌难鸣,最终,桑普降入乙级,而且在乙级挣扎了4个赛季之后,才又在03-04赛季重回意甲。

这就是桑普在90年代的故事,早早就进入巅峰,之后便是一路下坡,直至96-97赛季的回光返照,然后便是彻底没落降入乙级。虽然现在的桑普常年混迹在意甲的中游,但是意甲早已不是90年代的意甲,桑普也早没有了90年代的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