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渡营长时间失联各级多次询问韩先楚得知消息先抱怨后笑了

1950年3月5日,解放海南岛工作准备就绪,战略布置完毕。中国人民第四十军一一八师三五二团一营被确定为渡海先锋营率先执行偷渡任务,一切准备工作,都在紧张地进行着。

这是一支令旋风司令韩先楚引以为傲的部队,在辽沈战役突破锦州的艰巨任务中成了尖刀营。该营最大特点的是既顽强,又机智灵活,善于打恶仗、硬仗,敢打敢拼,能攻善守。在海上练兵中,成绩突出,绝大多数同志克服了晕船,极少数人有点晕船,也都能坚持,能吃大苦、耐大劳。他们军事技术过硬,能在船上进行有效射击。

黄昏,在韩先楚和师领导作了简短有力的讲话后,在负责这次潜渡指挥、师参谋长苟在松的带领下,渡海先锋营的800名壮士,高举着紧握铁拳的右手,庄严宣誓:绝不辜负党和人民的期望,不怕流血牺牲,坚决完成渡海作战任务!

随后,14只帆船同时扬帆,由琼崖纵队司令部侦察科长郭壮强领航,以一连三排基准船为前导,向预定目标疾速进发……

尽管3月5日晚的天气经过多次测算,但韩先楚仍放心不下,怕天有不测风云,他在归途中几次停车观察风向,掏出手绢在空中测试风向、风力,像挂念着远出探险的亲人,惦记着那14只战船!这毕竟是他的部队第一次渡海,第一次跨海作战啊!

回到军部,韩先楚不是去看参谋人员插在楼上阳台上的小旗,就是打电话给海边的邓师长,询问那里的情况。

他几次观察小旗,见小旗在猎猎舞动,他觉得风向还不错,心里好像得到了安慰,放心多了。为什么没有消息?……他几次跑到电台那里去询问,没有确切的消息,他是坐不安、睡不稳的。

突然报房里响起了嘀嗒声。报务员高兴地收到渡海营第一次发来的电报:风向好,船速快。大家一听,如释重负,喜出望外。

作战参谋忙着量海图,计算着航程然后大声报告说:报告首长,先锋营还有三分之一的航程,如果按现在的速度进发,拂晓前可以登陆!

天有不测风云。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又收到潜渡营发来的电报:风停,船速很慢……

这没有风怎么办?韩先楚的心情比大家更急,他想:还有三分之一的航程,如果光靠人力划桨,拂晓前到不了登陆地点,等到天亮以后,登陆的困难就大了。

韩先楚几次催作战参谋要报务人员主动跟潜渡营联系。参谋每一次都回答说:电台一直开机呼叫,对方没有回话。

指挥所和潜渡营电信联络完全中断了。大家对潜渡营官兵的命运更加担心,并在心里产生了各种猜测……

兵团和野战军首长也一次又一次地询问,从上级机关到部队,所有的人都在关心、惦念着潜渡营的行动,挂念他们的安危!

指挥部的人们都在焦急时,潜渡营已经驶抵十六七海里以外的主海域,谁也没有想到风力逐渐变小,后来变成了风平浪静,船只几乎在水平如镜的海面上,全靠人力划行。已是午夜,天空云轻如棉,月明星稀。

苟在松参谋长问了领航员。领航员说海上的太阳升起得早,从现在的情况看,明天是个能见度很好的晴天。

苟参谋长心里想,若不能赶在拂晓前登上岸,也许会成为灾难性的一天。他心里虽然着急,外表却面不改色,镇定自若。

指挥船上,大家的眼睛都盯着苟在松参谋长,认为风是没法靠了,看他有什么办法?

各船上的指挥人员见指挥船上挂起了红灯信号,立即命令船上的战士们用备用的划桨、铁锹、补船用的木板、饼干箱板、竹竿等各种能划水的东西,分成两班,轮流划水,奋力前进!

在这先到一步就能生存,晚到一步可能死亡的艰难处境中战士们争分夺秒,奋不顾身。有许多人衣服被汗水浸透了,手上磨起了血泡,累得胳膊肿了,上气不接下气,仍争先恐后地划,百折不挠地向前!

6日天亮后,船只继续靠人划,加速前进时,突然天空中出现4架敌机。敌机一架接一架低飞经过船队的上空。

指挥人员判断敌机在执行侦察飞行,立即命令各船指战员全部脱下军装,将武器遮盖好,伪装成渔船。

敌机继续盘旋,在船队周围投下几颗炸弹,只见水柱冲天,没有炸中船队,显然,敌人不知真伪,只是火力侦察。潜渡营不还击,不暴露,继续前进……

潜渡营已快接近海岸了,弯弯曲曲的海岸线已清晰可辨。当大家非常高兴时,突然从岸上呼啸而来的炮弹,落在了船队前面几百米处,掀起了一排水柱。

精明的指挥员判断,敌人只是一些射程不远的小炮。我船队并不在他们的射程内,他们老远就开炮,仍是火力侦察。

苟在松和罗绍福等人果断地决定:仍然不还击、不暴露目标,继续向海岸线、向预定登陆点奋力前进。

由于船队没有减速,继续开进,引起敌人怀疑,敌人又出动了飞机、出动了船队。

潜渡营指挥船和各船上的指挥员,几乎同时发现自己前面海平面出现十几个黑点,上空出现盘旋的敌机……

在双方对进中,指挥员很快判明那些黑点原来是11艘故帆船,分成三路向潜渡营成包围形开进。

潜渡营的指挥员和全体战斗员,都是经过战火考验的,浑身是胆,临危不惧,团结一致,与敌周旋,还是不主动暴露自己,勇敢地向敌靠近。

指挥员十分冷静,决定在自己没有暴露前,不先开火硬拼,而是采取与敌斗智斗勇,命令所有船只做好充分战斗准备,绝对听从统一指挥,大胆勇敢地靠拢敌船,与敌船混在一起,使敌机无法空袭,失去作用。一旦被敌人识破,暴露了自己,要集中火力猛攻敌中路,杀出一条血路,强行登陆。

指挥员如臂使指,随机应变,指挥基准船上的掌船的厮轮老手,驾轻就熟地接近敌船,又迅速地从敌船右脑驶过去,动作熟练,神色自若,敌人没有发现破绽,更不好开火。

潜渡营14艘船,一艘接一艘靠近敌船而过,敌人感到莫名其妙,不知这是些什么船、要干什么,于是,只是掉转船头,尾随潜渡营的船开进。

守军完全没有想到这支来路不明的船队竟是人民伪装的全副武装的登陆部队,完全没有想到他们将登陆点选在白马井一带。

潜渡营的船快速前进,并展开成战斗队形,奋力冲向滩头。一连三排冲上海滩后,迅速占领西边的一个村子。三连三排向东架好了机枪,高度地警戒可能出现的来敌。三连三排迅猛地向纵深疾进,任务是与琼纵接应部队联络。

一部分部队登陆上岸后,被守备这一线的敌人发现,顿时,战壕里树丛后、岩石和沙丘后出现了敌散兵,向海滩冲来,朝登陆战士和船队射击。

岸上出现了一股敌群,潜渡营利用船上的炮和轻重机枪射击敌人,顿时,敌人血肉横飞,死伤一大片。

尾随的敌船本来已离远,其中有两艘船上的敌人大概听到了枪炮声,又掉头赶来,出现在潜渡营船的后边六七百米处。

潜渡营的一艘配备两门迫击炮、载有一个排兵力的船,突然被敌人机关炮击中,船被炸开好几个洞,伤亡10多人。战士们发扬不怕牺牲、勇敢作战的精神,在船大量进水,快要下沉的情况下,边还击敌人,边驶向滩头,然后登陆占领了阵地。

基准船的舵手傅世俊的胸部中了一弹,鲜血浸透了他的衣裳,他紧紧地把着舵,让船直奔海滩。他忍着剧痛,喊出了他生命最后一次强音:快登上岸去……语音刚落,就牺牲在舵位上。

潜渡营的干部战士,舍生忘死,前仆后继,浴血奋战,驾着船通过敌火网,冲向海滩,一艘紧接一艘,锐不可当!

指挥人员身先士卒。干部跳下船后,战士们紧紧跟上,并始终保持战斗队形,扑向滩头阵地。

战士们在冲锋号声中,越过浅水,冲过沙滩,扑向海岸,杀向敌阵,占领了有利地形,消了守.…

渡海先锋营的红旗,终于插在海南岛的大地上。这是3月6日下午1时40分。这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将永远记载在共和国的史册上!

潜渡营全部登上岸,正要向预定目标冲击时,突然发现一大批敌人沿着壕沟、注地冲来,企图反扑,阻止潜渡营向纵深发展。

海滩两侧也发现敌人在运动。敌人企图很明显,要切断潜渡营的退路,全歼登陆部队。

指挥员们十分冷静,迅速地组成以轻重机枪为中心火力网,战士们枪上刺刀,手榴弹握在手中,只等敌人逼近,就与他们短兵相接。

琼纵的领航员一听就知道是他们的接应部队来了。琼纵接应部队的出现,极大地鼓舞了潜渡营官兵的战斗情绪,产生了巨大的力量!指挥员一声令下,一齐杀向敌阵。

潜渡营与琼纵一总队接应部队胜利会合,相互握手问候,欢呼雀跃。然后向白沙根据地转移。

韩先楚埋怨地问作战参谋:我们都等得快要急死了,这样重要的消息,为何这么晚才传来?

“红耀儋州”发现红色之美 解放海南第一枪在白马井超头海滩打响 如今白马井高速发展向“滨海城市”迈进

新海南客户端、南海网、南国都市报3月31日消息(记者 梁振文)3月,水天相接的儋州市白马井镇超头海滩,海风轻拂,海浪轻拍沙滩。

时光回溯,在1950年3月5日19时,14艘帆船满载第四野战军四十军一一八师352团加强营799名将士,从雷州半岛灯楼角起航。6日下午,渡海先锋营抵达白马井超头海滩,经过与军的激战后胜利登陆,与接应的琼崖纵队一总队胜利会师。这是第一支登陆海南岛的渡海作战部队,人民正式吹响了解放海南岛的冲锋号。

在白马井镇滨海新区海花岛二号桥旁,解放海南渡海先锋营登陆点纪念碑面朝大海,和周边的高楼林立、喧闹的街区相比,在树木下的纪念碑显得很庄重肃穆。耳边的海浪声,让人回想起72年前的硝烟,仿佛抢滩登陆的枪炮声,仍时时在耳边回荡,诉说着对这次战役中流血牺牲的战士和渡海船工深深的敬意。

15日,记者来到儋州市白马井镇超头海滩,一片苍松掩映下,立着两块石碑:前面一块正面镌刻着“中国人民第四十军一一八师三五二团登陆先锋营登陆点”字样;后面一块则是登陆先锋营排长“傅世俊烈士之墓”。

“1949年12月8日,主席下达‘以四十三军及四十军准备攻琼崖’的命令。中国人民第四野战军第十五兵团四十三军和第十二兵团四十军当时驻扎在雷州半岛,掀起了海战练兵的热潮。毛主席密切关注渡海作战的准备情况,不久又明确指示:‘分批偷渡与大规模强渡相结合’。”说起这段英勇无畏的历史,原儋州市委党史研究室史学副研究员唐卓昌娓娓道来。

1950年1月,儋县县委、县人民政府向全县各级党政机关发出《执行地委关于配合大军渡海解放全琼的紧急工作指示》,成立儋县支前委员会,统一领导全县的支前工作。随后,县委派出工作队率领县基干主力大队、青年工作队、妇女工作队进驻沿海光村、新州、新英、白马井、海头等各乡村庄,一手抓武装抗敌斗争,一手抓支前工作。

1950年1月下旬至2月上旬,经过精心挑选的60多名儋县船工,在琼崖区委特派工作组和儋县县区干部工作组的带领下,先后分5批潜渡北上。3月5日,野战军首次渡海作战开始。晚7时半,在琼崖纵队司令部侦察科长郭壮强的协助下,儋县干部工作组带领20多名船工,肩负全县、全琼崖人民的重托,分别驾驶14艘大帆船从雷州半岛西南灯楼角启航。船队满载着由第四十军第一一八师参谋长苟在松、352团长罗绍福、营长陈永康、教导员张仲先率领的第三五二团一个加强营共799名指战员向南疾驶,于6日下午2时直逼儋县白马井镇超头海滩。

岸防守军急忙向船队开枪开炮阻击,先锋营冒着飞机、军舰和岸上密集火力,即刻向守军发起猛烈攻击,强行登陆,抢占滩头阵地。战斗打响后,儋县三区基干中队配合隐蔽在海边的琼崖纵队第一总队第八团、第九团的两个营,突然从背面向海岸守军攻击,形成两面夹击,将军2个连击溃。此战俘敌副连长以下21名,其余被击毙或四处逃窜。

在儋县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下,渡海先锋营首次登陆旗开得胜,野战军和琼崖纵队在海滩上胜利会师,该营在这次登陆作战中伤亡五十余人,为取得海南战役完全胜利起到了重要作用。

渡海先锋营成功在白马井超头海滩登陆,经历一个月大登陆大决战,终于在1950年5月,打响了解放海南第一枪,从此翻开崭新的一页。为纪念这段历史,2000年4月28日,儋州市人民政府修复登陆点烈士墓,此后这里成为儋州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以及儋州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硝烟逝去,不少游客与周边居民纷纷来此处追忆这段光辉的历史。“目前这边已经重新规划,扩大面积并增添新的内容,让后人缅怀这段历史。”儋州市白马井镇政府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现在前期已经做好规划与计划,其他事项正在有序推进中。

如今,走进白马井镇,环岛高铁客流涌动,洋浦大桥车水马龙,中心渔港帆樯林立,滨海新区楼宇高耸……随处可见的是一片片开发建设的新景象,白马井镇以超前的规划和巨大发展前景吸引了众多大企业、大集团前来落户投资。这也使得白马井成为海南西部一片投资开发的热土,产业项目风生水起,白马井镇正快速向“滨海城市”迈进。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广西田林:移民安置点内的“一网情深”

(甘天权)近日,笔者在广西田林县者苗乡弄麦移民安置点走访,与贫困户岑正声的孩子岑玉莹共同享受了一堂网络课。“教室”陈设简洁,客厅堂前,方寸之间,一张小桌,一把木椅,一部手机,加上本子、尺子、笔杆子,同样显得“课堂味”十足。老师通过手机视频深入浅出地讲授,把孩子带入知识的海洋。这个大山深处的扶贫移民安置点,共同走进网络时代,享受科技发展成果。还不能开学返校的孩子,成功突破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得到名师授课。

“在我们原来住的地方没有网络,在网上听课根本不可能,我的课程就得落下。”岑玉莹说。她说,她是九年级学生,在田林县潞城中学就读,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学校不能正常开学,她只能利用“空中课堂”在家学习。为完成学习任务,2月份以来,她就一直利用手机上网听课,在这里,和她一样在家里学习的一共有24人,他们有的用手机听课,有的看电视听课,学完把作业从网上发给老师改,他们要这样学习到学校开学。

“我是2018年搬到这里,房子是政府统一起给的,水电、运动场都给我们建好了,主要是还开通了网络,我小孩才能在家听课。”岑正声是建档立卡贫困户,通过勤劳苦耕,于2016年实现脱贫。如今家境还算不错,买了皮卡车,家里油茶、甘蔗、生姜年年有收入,现在主要精力就是培养小孩成长。今年7月岑玉莹就将初中毕业,开学时间推迟,也让岑正声着急了一阵子。网上开设“空中课堂”后,他甚是欣喜,忙给孩子借课本,买学习用具,以前从不让小孩碰机,现在都是主动“奉上”。他说,他读书少,小学刚毕业,初中知识一点都不懂,如果没有网络,看不到这个“空中课堂”,他都不知道怎么办好。

“我们这里开通了广电网络和电信网络,机站就建在农玉德家房子上,信号比以前好过不只十倍,你看小孩子在网上听课一点都不卡。” 村民委副主任罗绍福这样说,他把嗓门提得老高,显得非常自豪。在人们的记忆中,那个曾经的弄麦屯远离城镇,信息闭塞,网络不通,电话信号不稳,村民的手机多成了摆设,还因地质滑坡威胁着当地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在“十三五”扶贫开发工作中,田林县委、县政府把弄麦屯作为整屯搬迁重点项目,成功把这山坳坳里的134人搬迁出来,让当地群众摆脱地质安全隐患的威胁,同时,道路硬化,村庄亮化,环境美化,网络通达,彻底改变了原有面貌。现在虽是疫情期间,在这偏远的移民安置内有了稳定的网络信号,孩子学习跟得上,春耕生产照常忙,来年依然前景可期。(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