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名将向艾森豪威尔献礼发动了一场大战为何反被撤职?

1953年1月20日,是艾森豪威尔当选新总-统宣誓就职的日子。艾森豪威尔正式就职前,在东方战场拼杀的美军名将、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为了向新总-统的就职典礼“献礼”,决定发动一次陆空联合进攻——“T形山”突击战。

范佛里特所称的“T形山”,即志愿军205高地,由于形似“丁”字,又被志愿军称为“丁字山”,是城山、芝山防御阵地的前沿,其南段与敌阵地相连,战术位置十分重要,由第23军69师205团1营1连驻守。

1953年1月12日凌晨3时,沉寂多时的205高地突然山摇地动,敌人密集的炮弹拖着长长的尾巴撕裂夜空,呼叫着飞到志愿军1连阵地上,硝烟弥漫中,丁字山上一片火海,浓烟滚动中。阵地几乎被炮弹犁了一遍。

敌人的炮火延伸后,一个加强连的兵力在4辆坦克的掩护下,向1连3排阵地发起了猛烈攻击。

3排阵地一片寂静。进攻的美军看到攻击阵地咫尺可取,可是阵地上依然无声无息,美军大概以为中国人早已被炮火炸光了。

枪声就是这时候从205高地上响起来的。实际上3排长乐志洲指挥全排早已严阵以待了,他们在敌炮火延伸时就速捷地冲出坑道,他们在等待着敌人逼近,再逼近。

由于志愿军的武器装备远不如美军,只有在敌人靠近了才能给其以重大杀伤,因此只能近战。

这时候范佛里特正在指挥部里轻松自在地喝着咖啡。他在等待志愿军阵地被占领的消息。

在决定这次突击之前,范佛里特命令侦察部门对志愿军前沿防御阵地进行了仔细的侦察后,选择了这个地位重要而守兵又少的T形山。

这场战争以来范佛里特已多次领教了中国人的厉害,但他相信:中国军队一个排的守兵,就算个个是老虎,也绝对守不住,更何况又是从二线换防来的部队。

范佛里特想到这里,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他点燃一支雪茄,不紧不慢地吸了起来。他拾腕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指针想着:T形山该有结果了。

“报告司令官,很遗憾攻击失利。”当范佛里特听到副官的报告后,从椅子上叭地弹了起来。他神情错谔,然而坚决地一字一句道:命令继续攻击!

副官应声而去。当副官走到门口的时候,范佛里特又说了一声:“我等待着胜利的消息”。

志愿军第23军军史中写道:这一夜,我3排毙敌50余人,缴获轻机枪4挺,半自动步枪7支。我亡1人,伤6人。

攻击T形山失利后,范佛里特紧皱着眉查看地图。他在准备另一次更大的行动。美军对丁字山大规模的攻击在一周后的1月20日开始了。

连续4天,美军每天出动大批飞机投掷大量炸弹及凝固汽油弹,并发射大量炮弹,对我205地进行狂轰滥炸,我201团利用坑道,隐蔽待机,加强观察,并利用夜暗修野战工事,随即准备粉碎敌人的地面进攻。

1月25日8时至12时,敌人先后出动飞机196架次,集中5个以上的炮兵营,近百门火炮,向我205高地及城山、芝山阵地进行了疯狂的火力准备,4小时内落弹约40吨以上。

12小时后,美第7师第32团第2营,在33辆坦克、48架飞机的支援下,向我205高地及其两翼阵地展开攻击。我201团1连1排乘敌炮火延伸之际,迅速跃出坑道,利用野战工事抗击敌人的冲锋。

激战至15时30分,连续打退了敌5次集团冲锋,我阵地屹立不动,敌死伤累累。此次战斗,我以伤亡11人的代价,毙伤敌150余人。

美军在“T形山”突击战中的惨败,引起了西方舆论的讥笑和嘲认,使美军政界内部气急败坏争吵不休。

美方通讯社承认,侵朝美军发动的这个所谓“三个多月来最大规模的一次进攻”再一次遭到惨败,并已在美方军政界引起激烈的反响……

美军“T形山”突击战的惨败,使艾森豪威尔非常恼火。2月11月,他发布命令,让陆军中将马克斯韦尔·泰勒接替了范佛里特的第8集团军司令的职位。

可笑的是,范佛里特本打算向艾森豪威尔“献礼”,才发动了这场大战,结果弄巧成拙反被撤职,这位败军之将就成了继麦克阿瑟之后第二个被迫离开抗美援朝战场的美军高级将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2006年安倍晋三闪电访华内幕:夫人秘密来京华人“男闺蜜”牵线

因为安倍的前任小泉纯一郎在对待日本侵华历史问题上态度右倾,不顾亚洲各国的反对,参拜靖国神社,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让两国关系进入低谷,所以,各方对安倍上任后对华外交上出什么牌非常关注。

由于安倍和小泉同属于自民党,外界认为,安倍不可能在对华政策上来个180度大转弯。

上任不到半个月,即同年10月8日,安倍出访中国,走出了改善两国关系的关键一步,完成了中日关系的破冰之旅,在国际上引起不小震动。

安倍在外交舞台上的这次精彩亮相,赢得了日本国内的一片喝彩,也赢得了中国方面的赞许。

但很少有人知道,安倍首相访华能够顺利成行,与其背后的女人——夫人安倍昭惠不无关系。

在安倍当选首相之前,夫人安倍昭惠悄悄踏上中国的土地,进行了为期三天的秘密访问。

而为安倍夫人访华搭桥牵线的,是个神秘人物——旅日华人京剧艺术家、被外界称为安倍昭惠“男闺蜜”的吴汝俊先生。

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近吴汝俊,揭开他的“神秘”面纱,了解一下两人交往的前前后后。

吴汝俊在1963年出生于古都南京的一个京剧世家,父母都是中国京剧院的骨干。父亲吴乐常就是小有名气的京胡演奏家,母亲吴凤楼则是一名非常敬业的京剧老旦演员。

受父母的熏陶,吴汝俊从小就对京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父亲因势利导,在他9岁时,开始教他学习胡琴演奏。未料母亲看到之后有点“妒忌”,展开争夺战,见缝插针地教儿子学唱京剧。

每当到了晚上,经常是母亲唱老生,父亲操琴,吴汝俊唱旦角,一场精彩的家庭内部演唱会就鸣锣开启了。

15岁那年,吴汝俊进入中国戏剧学院,正式决定终身从事京剧这一行,学的是二胡演奏。

为什么最初没有唱旦角?那是因为长大后的吴汝俊对旦角有点不感兴趣,他总觉得一个大老爷们,捏着嗓子学女人声音太别扭,也不体面,属于“歪门邪道”。

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吴汝俊正式走上了“歪门邪道”。那是在学院上四年级时实习排练,一位同学在唱《贵妃醉酒》的“醉酒”一段时,前面那句“玉石桥”,正好有个高音,他怎么都唱不好。

吴汝俊出于“卖弄”的初衷,开喉用小嗓唱了起来。谁知道一段唱出,四座皆惊,老师拍手叫好,他们纷纷“蛊惑”吴汝俊,让他专攻旦角。

京剧院老院长在一旁说了一句很具有诱惑力的话:“ 小伙子,有天赋,这样好好练下去,过几年你就是下一个梅兰芳了。”

这句话就像一般,让吴汝俊心血来潮,他做出人生的一个重大决定——改攻旦角。

这时候,父亲又不乐意了。因为那个时候已经不提倡男旦了,社会也不认可。导致在当时男旦几乎绝迹,很少有人去追求这门很艰难而出力不讨好的艺术。

然而吴汝俊已经“走火入魔”,他一意孤行,决定按照自己选择的路走下去。他觉得,人们厌倦男旦,主要是因为他们演唱得太假,装腔作势,演出不传神。

功夫不负有心人,吴汝俊的演出终于取得成功,他主演的《春秋配》、《四郎探母》、《玉堂春》等传统名剧,迎来叫好声一片。

著名剧作家吴祖光先生在听过吴汝俊的演唱后,对他评价很高,惊呼他是“小梅兰芳”。

吴汝俊去日本不是偶然的,有个牵线人,这个牵线人就是他的日本妻子陶山昭子。

他和陶山昭子是1987年认识的,吴汝俊刚刚失恋,他的初恋是一个全国武术全能冠军,相处一年半后,因为种种原因分手了。

那是1987年,吴汝俊去昆明演出,陶山昭子去昆明旅游,两人同住在一家酒店,在吃饭的时候,不经意间邂逅。也许是上天安排,大堂人来人往,熙熙融融,但是二人四目相对的一霎那就有了来电的感觉。

之后,昭子观看演出,一眼就认出了舞台上的吴汝俊。次日吃早餐再见面的时候,两人即开始打招呼,在一张餐桌上吃了饭。

日本女子是含蓄的,而昭子却十分豪爽,喜欢飙车,喜欢登山,是个“野姑娘”,这让吴汝俊非常欣赏。

两人有了这样的共同语言,很快陷入热恋,在当年就结了婚。如此一来,吴汝俊成为日本的“女婿”,到日本去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吴汝俊比较直率,他坦言,旅居日本的初衷不是艺术家的追求,而是出于对妻子的关爱。因为演出忙,几年都没有陪妻子回去探亲,让他心有愧疚。

然而到了日本之后,吴汝俊才觉得自己早已离不开艺术,离不开京剧,希望能充当中日两国的文化使者。

1989年,吴汝俊去日本九洲国立大学讲学,主讲的内容是中国的戏曲音乐及表演。

本来吴汝俊去日本“念经”的,结果变成了“取经”,收获不小。吴汝俊发现日本的超级歌舞伎非常有现代感,他们把舞台的视觉、音响、灯光等电视和电影的那套手法搬上了舞台。

从中大受启发的吴汝俊决定对戏曲进行改革,将其流行和通俗化,跟国际接轨,让它变得更有生命力、更有国际性。

在日本,吴汝俊不但取到了“真经”,还有了更大的收获,那就是与安倍晋三夫妇结缘,还成了安倍昭惠的“男闺蜜”。

那是在1996年,吴汝俊在日本已经成为“名人”,在日本九州汤布院举办京胡独奏音乐会。

汤布院是日本旅游名胜区,那里的温泉闻名遐迩,有温泉900多处。因为景色宜人,这里经常举办各种音乐会,日本名流经常光顾此地。

吴汝俊的音乐会吸引了不少日本观众,也包括众议院议员安倍晋三和他的夫人安倍昭惠。

昭惠是富家小姐,祖父和父亲是日本最大糖果制造商“森永制果”的掌门人,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昭惠接受了良好的教育。

昭惠早年曾经在东京私立女校,从圣心女子专科学校毕业后,她进入日本最大广告公司电通公司,担任中级干部。

音乐无国界,人的心本来就是相通的。再加上吴汝俊的演奏出神入化,让安倍晋三夫妇陶醉其中。

尤其是安倍昭惠,在音乐会结束后,仍然沉浸在吴汝俊“营造”的气氛中无法自拔。再加上他们得知吴汝俊是中国人的时候,对吴汝俊就更感兴趣。

当时安倍已经选择了从政,目标远大,中国是日本的邻国,了解中国也是他的必修课,而结交一个中国人,有助于增进他对中国了解。

昭惠不仅喜欢吴汝俊演奏的音乐,也非常欣赏吴汝俊的非凡气度,看出丈夫的心思后,昭惠和主办人取得联系,介绍他们与吴汝俊相识。

从此后,安倍夫妻成为吴汝俊的铁杆粉丝,吴汝俊和安倍昭惠也很快成为知己。

安倍夫人接受我国记者采访的时候坦言,吴汝俊在日本的演出她一场也不落下,吴汝俊与日本妻子也是自己的座上宾,两家人建立了极其深厚的友谊。

随着这份友谊的逐步深入,安倍夫妇对中国的了解也日益增多,在中日关系曾经那段最为严峻的时期,吴汝俊用艺术架起了中日友谊之桥。

身为炎黄子孙的吴汝俊,自然见不得两国关系恶化。当时安倍虽然没有当选首相,但是安倍计划问鼎首相宝座的成功率很高。

因为安倍出身政治世家,外公当过首相,父亲安倍晋太郎也曾是日本大臣,距离首相之位仅仅一步之遥,安倍家族在日本政坛影响深远。如果安倍当选,他对中国了解越多,对华政策就更加理性务实。

2006年4月29日,小泉首相出访,安倍担任日本代首相,吴汝俊与安倍夫妇一同吃饭。

吴汝俊鼓起勇气对比大自己一岁的安倍昭惠说:“大姐呀,安倍就要竞选首相了,你应该亲自到中国去,把安倍晋三希望成为‘中日友好第一人’的想法,以及他将来要实施的对华政策,提前给中国人交底,这样就更加主动。”

“即使没有这个想法,哪怕是以一个旅行者的身份,去中国亲眼看看中国的山水与风土人情,也不错的。”

“没想到你是个‘卧底’啊!”安倍晋三听后哈哈大笑,对吴汝俊开玩笑说。然后安倍转而对夫人昭惠说:“吴先生说得不错,你可以提前去中国看看嘛。”

安倍昭惠随即做出决定,跟着吴汝俊夫妇来到北京。5月30日下午抵达北京,刚下飞机,就直奔雍和宫。

之前吴汝俊精湛美妙的京胡演奏与京剧表演,以及他这些年来在安倍夫妇跟前的潜移默化,对中国文化的宣讲,让安倍昭惠对中国文化在喜爱的同时又充满好奇。

她一踏上中国的土地,就兴奋得像个孩子,想让吴汝俊带着他去雍和宫拜菩萨。她虔诚地在观世音菩萨面前鞠躬进香,默默许愿。

安倍昭惠说了一句话,让吴汝俊欣慰不已:“我要见中国高层,希望穿着中式服装与你们的国家领导人见面。”

吴汝俊之前对此曾经有预感,但不完全肯定,现在听她亲口说出,自然非常高兴。他们一起去了北京友谊商店挑选,但那里出售的旗袍都不太合适,不是瘦了,就是短了。安倍昭惠是个非常挑剔的女子,挑来挑去感到不满意。

最后,她决定自己买布料,让服装师量体裁衣定做。昭惠夫人选了两款文雅而朴素的布料,还选了一双绣花鞋和一个中式手袋。

“昭惠大姐穿着传统的中式服装去见中国领导人,让中方很感动。她后来对我说,‘我对中国文化的感情是自然流露,不是作秀’,也正因如此,她给很多中国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吴汝俊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这样回忆道。

正是有了安倍昭惠的那次成功的“旗袍外交”,推动了安倍晋三2006年10月8日那次让世人大为惊叹的“闪电访华”。

攻破汉城后发现李奇微睡衣特意挂墙上彭德怀:不好!停止追击

1950年12月,美国总统杜鲁门指派李奇微来到朝鲜战场接任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初来乍到的他随即对整个战场局势做出预判。

1951年1月,自以为对志愿军的行动规律与作战策略了如指掌的李奇微,将所有兵力集结在汉城周围并构建了5道防线,

战斗开始后,由南朝鲜防军组成的第一道防线被志愿军迅速撕开,接下来的战斗对志愿军而言更是势如破竹,本以为防守如铁桶一般的李奇微,根本想不到志愿军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攻入汉城。

当志愿军侦察兵找到李奇微的卧室时,早已人去屋空,可墙上的一件睡衣却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彭德怀在得知情况也第一时间来到了现场。

原来,李奇微离开前特地在挂睡衣的墙边写下了一行字:“第八军团司令向中国军队司令致意!”

在指令发出之后,最先发作的便是苏联驻朝鲜大使,当时的很多将士也都认为,此时正是乘胜追击美军的好时候,为何向来英勇无匹的彭司令会做出如此决策?此时的他又到底在顾及什么?

实际上,当年朝鲜战场上,彭德怀与李奇微的较量也就是在此时开始的,而这一次的高手对决也注定了美军在与志愿军对抗过程中占不到丝毫便宜,妄图在朝鲜战场上建功立业的李奇微终究只是痴心妄想。

在李奇微之前,指挥美军第八集团军作战的正是沃尔顿·沃克,这位出自美国西点军校的将领一直拥有着傲人的战绩,就连勇猛异常的德军都是他的手下败将,让人吃惊的是,沃克将军来到朝鲜战场后却被志愿军打得落花流水。

当时,沃克将军指挥驻朝美军以及韩国陆军,两支部队在兵力与士气、装备上都不尽人意,而沃克将军的军事才能也就没有办法更好的施展,即便如此,他还是率部抵御了所有朝鲜部队的进攻。

等到志愿军来到朝鲜战场不到2个月之后,美军却直接损失了24000人的兵力,战线一度被推回“三八线”南北地区,这是沃克将军此前万万没想到的,他也因此不敢再轻视志愿军分毫,还诚恳建议麦克阿瑟放缓行军。

偏偏此时的麦克阿瑟依旧刚愎自用,在他口中,志愿军不过是从中国来的农民兵,美军两个月来的接连失利只是志愿军捡了便宜而已。

当志愿军33师将中线韩国第二军团击垮后,沃克将军在撤退途中发生车祸,而他本人也在此次事故中丧生。

事实上,当时的沃克将军已经深刻认识到志愿军的不可战胜,可惜的是,麦克阿瑟没有听从他的建议,杜鲁门总统这边也无法再从他这里得知朝鲜战场的真正局势。

此时,连连败退的美军开始考虑是否就此退兵,杜鲁门总统做出的第一个动作便是将李奇微派到朝鲜战场并接替沃克将军的职务,实则也是为了通过李奇微全面了解朝鲜战场的真实情况。

对于李奇微而言,这一次的任命正是他军事生涯中第一次重要任命,即便美军此时占据下风,他也仍旧希望能够借此机会立下战功。

除此之外,李奇微一直对麦克阿瑟的指挥才能感到不满,他的到来对于麦克阿瑟而言也是一次极大的挑衅,这也是当时美军内部的巨大矛盾之一。

在全面考察战场局势后,李奇微得出的结论是:美军只是暂时的士气低落,只需要一场胜利便可以改变眼前的困局,志愿军更是不足为惧,美军此时更不需要和志愿军进行和谈。

另一边的麦克阿瑟也很清楚李奇微突然到来的真实原因,为了保住自己的战场地位,也为了不与李奇微发生正面冲突,他同意了李奇微便宜行事的权力请求。

就这样,李奇微开始在朝鲜战场上对美军有了指挥权,不过,与其说此时的他渴望带领美军扭转战局,不如说他急于快速立功并回国邀功。

如此,也就有了开篇提到的那个场面,志在必得的李奇微,他建造的5道防线对于志愿军形同虚设。

眼看着与志愿军决一死战的计划落空,李奇微把南朝鲜军队当做替罪羊,认为对方软弱无能才导致志愿军的趁虚而入,可此时的他也做出了另一个重要决定,那就是赶快从汉城安全撤出,否则,自己也极有可能成为志愿军的俘虏。

就这样,撤退之前的李奇微在卧室房间里留下了那一句话:“第八军团司令向中国军队司令致意!”

看到这,读者可能会有疑问,此时的美军已经落得下风,志愿军士气大振且在形势一片大好时,完全有实力乘胜追击,为何彭德怀在看到李奇微卧室墙上留言后改变进攻策略?

其实,如果此时的彭德怀下令志愿军乘胜追击,才真的是落入李奇微事先设计好的圈套,而他留在卧室墙上的字偏偏暴露了这一阴谋。

在普通人看来,李奇微留下的这句话只不过在挑衅彭德怀,甚至有点失败后死要面子的味道,可在彭德怀看来,这句话恰恰暴露了李奇微撤退时的真实状态,不但不慌乱,甚至有一些有备而来的味道。

换言之,李奇微似乎早就预料到他所构建的5道防线会被志愿军轻易击穿,又或者说,他是想让志愿军浅尝甜头之后,再掀起更加有力的反攻,毕竟,轻而易举获胜的志愿军也不见得能够避免“骄兵必败”的结局。

说到这,大家是不是感觉这场对决有着《空城计》的意味,至于李奇微到底有没有诸葛亮的军事才能暂且不谈,彭德怀则做到了有如司马懿一般的心思缜密。

实际上,这场对决与《空城计》并不相同,当年诸葛亮险中求胜的关键恰恰在于司马懿对他的了解,他笃定司马懿不敢相信自己会铤而走险,可这一次的彭德怀与李奇微之间并没有多么深入的了解,要说此时的两人甚至连面都没见过。

也就是说,李奇微在尚未了解彭德怀作战喜好时,绝对不会轻易和对方玩心理战术,此时他做出的每一个战斗决策都将决定美军在朝鲜战场上的命运,无论如何,李奇微都不可能在这个紧要关头和彭德怀开玩笑。

如此看来,志愿军能够如此轻易撕破美军5道防线,恰恰是李奇微的有意为之,汉城失守恰恰是他抛给志愿军的诱饵。

当彭德怀识破李奇微的真实意图后,断然做出原地休息的指令,而这一决定也引来了苏联驻朝鲜大使的质问:“美军现在打败,正是乘胜追击的时候,为什么这个时候不再继续行军,反而要休息,等美军重振士气后可就不好打了。”

对此,彭德怀只是安抚对方前去休息,却没有说明自己的真实用意,不过,他也对接下来与李奇微的对抗做出了更加周密的部署。

在志愿军大部队原地休整之际,彭德怀指派第63军组成小分队继续乘胜追击,也只有这样才能刺探出李奇微的真实意图。

夜晚时分,小分队突袭联合国军,而联合国军此时也已对小分队形成正面、侧面包夹之势,而这恰恰就是李奇微的“霹雳行动”,此时,他要做的便是利用联合国军雷霆万钧之势以及“磁性战术”彻底歼灭前来追击的志愿军。

为了保证战斗取得胜利,开战前的李奇微就对参战的美军第八集团军25师师长威廉·基恩严肃强调:“威廉,听着,这一战你只许胜不许败,如果失败了,所有的将领都会被撤职,听清楚了么?如果这一战还不能战胜志愿军,你就准备好退休吧!”

事实上,这起战斗对于志愿军而言的确是一块极难啃的骨头,短短一个小时内,美军就向志愿军发射了高达4500吨炮弹,好在,小分队首领蔡长元做出了正对应对。

他先是将自己的189师分成200个小组,随即组成200个据点,就这样,美军在对抗中被迫分散火力,从先前取得的有利地位变得措手不及起来,当志愿军小分队其他师也纷纷消防189师之后,美军彻底因此被迫停止进攻。

眼看着自己的作战计划又一次被志愿军破解,李奇微再一次打起歪主意,他将麦克阿瑟当成替罪羊,声称美军战斗失败都是因为麦克阿瑟的错误判断,还向杜鲁门汇报麦克阿瑟妄图窃取他的战略战术,就这样,本就对麦克阿瑟心怀不满的杜鲁门总统直接下令由李奇微担任联合国军总司令。

在联合国军取得绝对主导权的李奇微终于可以施展自己的军事才能,之前笔者也提到了,李奇微向来对麦克阿瑟的战斗策略颇有微词,这一次,他终于有机会与彭德怀正面较量,此时的他依旧觉得,自己完全有可能指挥联合国军卷土重来。

为了保证战斗胜利,李奇微免除威廉职务并指派范佛里特接任,之所以范佛里特会在此时得到重用,恰恰是因为李奇微看中他“战斗狂魔”的特质。

在范佛里特率部与志愿军展开厮杀时,志愿军随即发起铁原阻击战,这样一位不顾部下死活且总能给敌军以重创的范佛里特,偏偏受阻整整13天。

就在美军反攻无果的过程中,他们眼中的志愿军仿佛与铁原融为一体,任凭美军消耗上万吨炮弹也无法撼动志愿军分毫。

这一次的李奇微再也找不到替罪羊,以身试法与彭德怀带领的志愿军对抗后,他也得出了一个深刻的结论:在他之前的两位联合国军司令绝非等闲之辈,可美军众位精英无论如何都不能战胜志愿军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志愿军的无比强大,强大到美军无法战胜的地步。

当然,回看历史,我们也不能盲目否定李奇微的军事才能,虽说他仅在朝鲜战场上指挥了一年多的时间,可由他创造的“磁性战术”、“绞杀战术”还是给志愿军造成了极大的困扰,毫不夸张地讲,李奇微的确是当年志愿军最头痛的联合国军首领。

所谓的“磁性战术”,就是在作战中如磁铁一般吸引志愿军以及朝鲜军队,无论志愿军准备迂回还是游击打击,美军都选择后撤应对,而这一撤退的举动也是“磁性战术”策略之一,那就是美军总会在撤退过程中和志愿军攻击部队保持20公里左右的距离。

如此不依不饶的战术,不但可以让美军有效摆脱志愿军的打击,可志愿军却总是很难将美军一网打尽,甚至为了追击美军而不得不改变事先部署好的战斗阵容。

除此之外,当志愿军在追击过程中将补给消耗殆尽后,美军便可以趁势展开反攻,这也就是李奇微创造的“绞杀战术”。

简单来说,这一战术就是要美军主力在与志愿军对抗过程中相互做好配合,做到稳扎稳打的同时,其他美军兵力还可以抄近路占据有利地势,继续配合美军主力对志愿军进行精准打击,这样的策略的确可以在短时间内对志愿军造成惨重打击。

除此之外,李奇微的战略还有极为阴损的一面,在三、四、五次战役中,他故意将南朝鲜军队以及其他联合国军摆在战斗阵容前部,美军主力则被安排在最后,既能最大程度保证作战的自主性,还能保证美军在危急时刻的安全撤离。

如今来看,当年面对卧室墙壁留言的彭德怀,他的知微见著真的令我们惊叹,在不清楚李奇微作战喜好的情况下,彭德怀不但做出了正确的指令,还以最小的代价刺探到李奇微真正的战斗意图。

要说这一场对决堪称战斗高手们的精彩对决,兵不厌诈也好、一往无前也罢,当年头顶“细菌将军”称号离开朝鲜战场的李奇微,心中对志愿军的态度绝非憎恨,而是深深的敬畏,毕竟,在全世界面前所向无敌的美军,居然在装备落后的志愿军面前占不到丝毫便宜,不怒自威的中国风范油然而生。

文章最后,笔者以这样一句话结束今天的大揭秘,希望大家永远铭记一代名将彭德怀!